主页 / 消费 > 曝光台 > 正文

豪华墓屡禁不止 有规无罚法律没“长牙”

2015-04-06 19:49:36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南京市溧水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已经向美人山墓园下达整改通知书,要求对两处超标大墓尽快整改。“毕竟墓穴不可能像违建,说拆就拆了,整改方案还需要和墓主家属进行沟通才能最后敲定。”

  据新华网,国务院《殡葬管理条例》规定,要节约殡葬用地,革除丧葬陋俗;严格限制公墓墓穴占地面积。民政部关于贯彻执行《殡葬管理条例》中几个具体问题的解释则规定,埋葬骨灰的单人、双人合葬墓占地面积不得超过1平方米。数次全国殡葬工作会议明确要求,不得销售超面积、豪华墓位,各省区市也先后出台相应的管理办法。

  “新华视点”记者在多地调查却发现,超面积的墓地并不少见,花费数百万元的“豪华墓”也颇为常见。有一些“豪华墓”是有钱人为了追求所谓的风水或者单纯“斗富”;有一些是党员干部违规修建“豪华墓”,有的存在受贿或贪污公款问题。

  “高端产品”占地十多平方米

  山西一家名为寿仙施孝园的经营性公墓,其官方网站介绍,该公墓总投资5.8亿元,位于山西省某国家森林公园内,园区及周边景区占地近万亩,目标是打造山西顶尖全国一流的生态陵园。据负责销售的冯总监介绍,公墓里的一块普通墓地要两三万元,根据地理位置、风水讲究、设计理念等不同,好墓地的价格没法说。

  一位杜姓工作人员带记者参观,并介绍了三种已建成的“高端产品”,分别是占地14.5平方米价格36万元的“庭院式墓地”、占地至少13平方米价格约50万元的“单层凉亭式墓地”,以及占地面积约20平方米价格约60万元的“双层凉亭式墓地”。

  记者看到,“庭院式墓地”由松柏围出一片空地,墓碑坐落于后,形似一个庭院,有的松柏外还建有护栏,门口位置放有大型石雕。“单层凉亭式墓地”分为晚霞红和青灰两类石材,亭子旁栽有柳树。“二层凉亭式墓地”两层建筑高约5米,6根石质亭柱上盘龙雕刻做工精细。

  天津北部山区的元宝山庄陵园,工作人员介绍,墓地每平方米最便宜的价格是48800元,并且不管国家怎么规定,“想买几平方米都可以,全算下来一块墓地花费上百万元也是有的。”

  在天津市津南区的天津寝园公墓,销售人员介绍,有风水比较好的区域,门槛价格是35万元起,占地3.6平方米。“有的人想要墓地豪华一些,可以买两块。再加上墓碑、雕像等,花费小一百万元。”

  记者4月1日在位于南京市溧水区的美人山公墓看到,目前墓园内有两处超大墓,占地总面积超过260平方米,购买时售价超过80万元。

  三类人群消费“豪华墓”

  豪华墓地谁在消费?据记者调查,一些“土豪”为了“风水好”或者“斗富”不惜重金修建豪华墓地,一些党员干部违规修建“豪华墓”,甚至有贪腐行为。

  --老百姓建造豪华墓现象逐渐抬头。浙江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民俗学会常务理事陈华文长期进行殡葬方面的研究,他告诉记者,近年来在基层调研发现,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老百姓建造豪华墓的现象逐渐抬头,并且有扩大的趋势。

  在东南沿海等经济发达地区,建“豪华墓”攀比之风颇为盛行。一些墓地毁山建林兴建,雕栏玉砌,墓前石雕、配对石狮、雕花石柱等皆是标配,动辄占地数百平方米甚至数亩,花费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

  --“土豪”为求“风水好”。在寿仙施孝园公墓,销售人员说他们这里坐北朝南,青山环绕,风水很好,很多有钱人愿意过来买,客户覆盖太原、阳泉、榆次、孝义和忻州等地。“他们图什么?越有钱的人越讲究风水。”销售人员说。

  --党员干部违规修墓。在山西太原附近一家公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这里的高端客户从一开始就有官员,有些豪华墓墓碑上没刻名字,“‘当官的’怕让别人知道,名字都不刻了”。在带领记者参观时,工作人员指着一处价值36万元的“庭院式墓地”说,这个刚使用没多久,是山西省某厅级单位官员家的。

  更有甚者,一些官员的“豪华墓”是靠贪腐得来的。今年1月,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涉嫌受贿一案公开审理。检察机关指控,季建业曾以低于市场价50多万元的价格,购买某公墓墓穴用地,占地面积为150多平方米。2014年9月,广东农民林培强在广州中院受审,其与广东省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联手,以“复垦耕地、加强生态环境整治和道路基础设施建设”为由,共同贪污350万元公款用于“造阴宅、求风水”。

  “豪华墓”为何管不好?

  《殡葬管理条例》已经出台近20年,各地也出台了相应的地方性法律法规和管理办法。以天津为例,在国家政策出台之后,天津也出台了《天津市殡葬管理条例》及相应的实施办法。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何明显违反法律法规的“豪华墓”屡禁不止甚至愈演愈烈?

  --执法力量不足。天津市殡葬事业管理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豪华墓”多地“开花”,但殡葬管理部门行政执法力量不足,以有限的人手监督检查数量庞大的墓地经营主体,力不从心,甚至不排除一些地方“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墓地经营者和行政主管部门本就是“穿一条裤子”,更别说承担起监督查处的职责了。

  --相关规定不明确。目前,对于现有的“豪华墓”如何处理没有明确的规定,对修建“豪华墓”的个人和公墓管理方应怎样处罚也没有详细的规定。南京市溧水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4月1日表示,已经向美人山墓园下达整改通知书,要求对两处超标大墓尽快整改。“毕竟墓穴不可能像违建,说拆就拆了,整改方案还需要和墓主家属进行沟通才能最后敲定。”

  如何清理整治“豪华墓”?陈华文建议,要严格执法,加强执法监督力度,在专项整治行动取得实效的基础上,探索制度化监督体制建设。同时,对于违反规定的个人和公墓管理方,要有明确的处罚规定,让法律法规真正“长出牙齿”。天津市社科院社会学所所长张宝义则重点提出,中央对“豪华墓”明令禁止,对于党员干部违反规定的,要从严从重处理。“党员干部身份特殊,对社会的影响比较大,可以把对党员干部的殡葬事务列入申报事项,切实保证有关规定贯彻落实。”

  另外,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与文化人类学研究所教授、北京市政协常委万建中说,建设“豪华墓”反映了一种丧葬习俗和文化,应该多做工作,逐步形成生态安葬、文明低碳祭扫的殡葬新风。

  事件+

  又到清明祭扫时节,“厚葬”现象再度引发热议。

  在武汉,万元以下的墓穴越来越难觅踪影,一个高档骨灰盒售价上万,各类殡葬收费名目繁多……所谓厚葬,有几分情愿、几分无奈?炙手可热的“殡葬经济”背后,藏着怎样的社会隐忧?

  我们更应深思:对于逝去的亲人,当如何寄托哀思?是当亲人在世的时候,且行且珍惜;还是在亲人离世之后,花高价买一格豪华墓位……

  A 公墓建得像北京天坛

  昨日,记者来到武汉市新洲区汪集镇,探访一处网上盛传的“豪华公墓”。

  公墓距离镇中心约1公里。红墙大院内,仍在施工。入口处的两侧,是两幢对称的徽派建筑,雕梁画栋。一名施工人员见到记者后感叹:“多少人活着的时候,也住不上这么气派的房子!”

  往里走,正面是壮观的“天坛祈年殿”,在几十米高、可拾级而上的建筑上,耸立着克隆版的“天坛”。“天坛”两边,各有一座高高的佛塔,形似山西的应县木塔。在公墓主体建筑的中央部位,有一座四面观音像,连基座有四五层楼高,细看,像海南三亚的“南海观音”。

  再往前走,还可以看到一座天坛式建筑。两座“天坛”,隔着中间的观音像,遥相呼应,十分气派。对比之下,公墓周边的农舍更显低矮。

  据管理人员介绍,该公墓占地400余亩,2010年获民政部门批复后开工,总投资8亿元,今年可全部建成。该公墓的理念是“打造全国首个格位式公墓”,格位室就位于记者看到的天坛、佛塔等景观下面,每个格位的截面约0.2平方米,共40万格。“这个公墓看起来确实豪华,但价格却是平民化的,并不贵。”

  “平民化的价格”到底是多少?对方称,目前的初步意向是每格1万元,有的可能2万元,有的也可能更低,由于公墓还没有正式开售,所以价格没有最后敲定。

  一个骨灰格位售价1万至2万元,算平民化吗?周边村民告诉记者,他们人均年收入不到3000元,家里还有日常开销,还有孩子上学,是拿不出钱来买这些墓位的。与城区房价相比较,一个0.2平方米的公墓格位1万至2万元,每平方米的价位就是5万至10万元,这已远远超过高档商品房的价格。

  “羊毛出在羊身上。说白了,公墓建得越气派,摊到购买者身上的成本也就越高!”有人直言。

  B 殡葬业难脱“暴利”嫌疑

  豪华公墓,其实只是“殡葬经济”的一个缩影。

  据了解,由于墓位价格居高不下,殡葬费用连年上涨,“死不起”、“葬不起”已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有资料表明,最近10余年来,殡葬业已多次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

  记者从武汉几家大型墓地了解到,目前武汉每平方米墓穴价格,已远超商品房万元左右的均价。价格几千元的墓穴,在武汉越来越难觅踪影。

  在汉阳扁担山公墓,地葬墓穴价格最低也在1万元以上,位置稍好的墓穴3万元起步。另外,武汉流芳陵园墓穴也是2万元起售,地段好的墓穴价格已过10万元。有的公墓除了普通墓位外,还有价格面议的墓位,一般起价20万元。

  在武汉石门峰都市陵园、江夏龙泉山的孝恩园、九峰寿安林苑,即使是树葬,一般情况下,也要花费两三万元。有些公墓的树葬,就是将骨灰坛埋在树下,设置小墓碑,并未深埋骨灰,与推行树葬、化灰为泥的初衷不完全一致。

  在全国各地,更是频现“天价墓”、“豪华墓”。据报道,新华社记者在杭州暗访时发现,有的豪华墓位开价近百万元,“看坟”顾客可享受贵宾级待遇。在北京、上海、西安、沈阳等地,墓价也是水涨船高,有些地方墓地价格年涨30%。在沈阳,一处单价最贵的豪华墓,竟达每平方米25万元,而总价最贵的墓地价格超过400万元。

  除了墓位,还有其他各类殡葬收费。有逝者亲属介绍,这些收费包括寿衣费、花圈费、租用场地费、运输费、消毒费、香烛费、遗体整理费等等,五花八门,多时达数十项。有的高档骨灰盒,售价也在1万元左右。有人算了算,即使基本殡葬费用全免,也只能给民众在殡葬环节减负两至三成。

  让人窝火的是,跟买一般商品或服务还不一样,逝者亲属往往羞于开口谈价;即便开了口,往往也会被对方扣上“不孝”或“不吉利”的帽子。

  数据显示,我国殡葬业每年有160多亿元的巨大市场。如果再算上骨灰存放、购买墓地等费用,殡葬业的销售总额,超过2000亿元。正因为如此,“墓地经济”、“殡葬经济”近年吸引了很多投资人。据民政部门透露,有的投资人为争抢墓地经营权,对堂公簿。

  C 算一算经济账和伦理账

  我们暂且撇开这些“被厚葬”的无奈吧。

  对于逝者亲属,厚葬到底划不划算?是不是中国传统的孝道?记者请专业人士算了两笔账。

  一笔是经济账。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介绍,人们花费大量财力购买豪华墓地,其实并不保险。

  1992年,民政部发布了《公墓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经营性公墓的墓穴管理费一次性收取最长不得超过二十年”。1997年由国务院通过并发布的《殡葬管理条例》也规定,“严格限制公墓墓穴占地面积和使用年限。”《殡葬管理条例》颁布后,各地关于公墓使用年限的明确规定纷纷出台,普遍规定墓穴及骨灰格位的一个使用周期最长为20年。

  这就是说,花再多钱买来的墓位,没有产权,只有20年的使用权。

  另一笔是伦理账。武汉大学社会学教授周运清认为,中国有重孝道、尊敬祖先的传统。可是,有不少做儿女的,当父母健在的时候,并不孝顺,即使过年过节也不肯回家看看父母。父母去世后,却舍得花大钱大操大办,每年清明节还赶回家去扫扫墓。其实,这不是科学的孝道和殡葬观念。长辈在世时,儿女尽孝;长辈去世后,殡葬节俭、从简,这才是正道。

  周运清表示,花费巨资建设豪华公墓现象,会导致社会又一种盲目攀比和不公平,还浪费国家资源,与和谐社会所倡导的风尚背道而驰。

  省社科院社会学所所长助理张明认为,殡葬是人们感情上的一种寄托,可一些地方特别是贫困地区也建豪华公墓,并屡禁不止,根源在于对“孝”文化的片面理解,造成风水观念、厚葬之风难以扭转。

  记者看到,针对豪华公墓建得像天坛的现象,有网民留言说,可以想到的是,豪华墓地不是一般老百姓消费得起的。还有网友说,你们的祖宗是封建皇帝,还是达官贵人?难道后代子女还想让祖宗去阴曹地府作威作福?或祈盼先人保佑自己续享荣华富贵?这种价值观,其实是一种扭曲的精神怪象。

  D 湖北省着手整顿殡葬乱象

  对于追求奢华的人而言,衣必名牌名款,食必高档大餐,住必豪宅酒店,行必宝马奔驰。这种扭曲的价值观念盛行之下,各类豪华墓地必然应时而生。

  如何为“厚葬”降温?前不久,湖北省民政厅对全省经营性公墓进行了年检,并于上月通报了2012至2013年全省经营性公墓的检查情况:在90家经营性公墓单位中,检查合格的有82家,不合格的有武汉、宜昌等地的6家,民政厅撤销经营性公墓批复的有2家。一些经营性公墓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如超标准建设大墓、豪华墓和预售墓位的现象时有发生,未经审批擅自扩建墓园、擅自更改公墓名称、未使用墓位合同、公墓管理不善,等等。

  在上月中旬举行的全省经营性公墓管理座谈会上,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说,“有的地方以丧葬习俗为借口,违规建造销售超标准大墓。有的公墓则以艺术墓为名,建造并销售超标准、高价位墓穴。”

  为此,省民政厅要求,从今年起,凡公墓超标准建设大墓、豪华墓的,年检时将一票否决,并采取停业整顿、原地封存、取缔等措施。民政部门倡导并推行树葬、草坪葬、深埋不留坟包、骨灰散撒等不占或少占土地的新式葬法。

  此前,省物价局、省民政厅已于去年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殡葬服务收费管理的通知》。根据通知,湖北省基本殡葬服务收费纳入行政事业性收费管理,重要延伸殡葬服务收费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

  在分析殡葬乱象时,省民政厅副厅长赵显富表示,公墓作为殡葬的最后一个环节,应努力满足群众的安葬需求,保障群众的丧葬权益。

  张明等学者认为,一些经营性公墓为追求利润最大化,迎合富人需求,追求气派、豪华,对于这种现象,政府应从法律制度上进行规范,并利用市场手段淘汰豪华公墓。

  周运清建议,所谓让民众“生有所养,居有所住,死有所葬”,政府理应为城市居民提供合适、合理的殡葬保障。

  资讯+

  每年清明期间,关于殡葬消费高、"治丧难"、市场不够规范等话题往往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今年清明节前夕,围绕如何破解殡葬高消费难题、缓解群众"治丧难"、加快殡葬改革、规范殡葬服务管理等问题,记者采访了民政部社会事务司负责人。

  殡葬高消费:多方面入手促"降温"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负责人指出,殡葬高消费问题反映出群众在支付殡葬服务费用方面存在经济压力,这与殡葬领域公共服务水平低、殡葬救助保障政策措施不完善有关,也与殡葬服务市场运作不规范和殡葬服务特殊的精神消费特征有关。

  这位负责人表示,应从以下几方面入手解决此类问题:全面推行惠民殡葬政策,逐步建立殡葬基本公共服务保障制度,保障群众基本殡葬需求;严格执行《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关于进一步加强殡葬服务收费管理有关问题的指导意见》等殡葬收费政策,落实基本服务政府定价、选择性服务政府指导价的定价机制,同时联合价格、工商等部门加强对市场化殡葬收费行为的监管,规范殡葬服务和收费行为,维护丧属自由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加强公益性公墓建设,将为身故者提供公益生态安葬服务纳入政府基本公共服务保障范畴,满足群众"逝有所葬"的基本安葬需求;大力宣传厚养薄葬观念,引导群众自觉抵制大操大办之风,树立文明节俭治丧的新风尚。

  "治丧难":积极改善群众治丧条件

  根据《2014中国民政统计年鉴》,2014年全国死亡人口977万人,火化遗体446万具,殡仪馆1784个,火化炉5743个,平均下来,每个殡仪馆和每台火化炉全年火化遗体分别为5476具和1701具,火化任务较为繁重。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负责人说,近年来,针对殡葬公共服务设施发展滞后、基本殡葬服务供给能力和水平有待提高等问题,各地加大了规划建设力度,一些大中城市分期分批实施了殡仪馆新建和改扩建工程,淘汰了一批落后的火化设备,改善了群众治丧条件。

  据悉,结合"十三五"规划编制工作,各地将进一步制定完善殡葬公共服务设施规划,争取纳入当地城乡建设规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合理配置殡仪服务、遗体火化和骨灰安葬设施,加快建成规划布局合理、服务功能完备、引导改革方向的殡葬公共服务网络,为满足群众治丧需求提供基础保障。

  殡葬改革:丧葬方式更加多元生态

  据介绍,在推行火葬改革方面,近年来,中西部许多地方根据客观条件变化,调整扩大了火葬区,加大了宣传引导力度,提高了群众参与殡葬改革的积极性。东中部一些省份火化率持续攀升,有十多个省份连续多年火化率保持在90%以上,有的已达到100%。2014年全国遗体火化率为45.6%。

  同时,丧葬方式更加多元生态,各地普遍推行集中规范安葬,积极推广骨灰存放、树葬、花葬、深埋等多种节地生态葬法,加大对节地生态安葬的奖补力度。黑龙江、浙江、安徽、湖北、重庆、宁夏等地部分市县出台了对选择树葬、花葬、骨灰深埋等节地生态葬式的奖补办法。北京、天津、辽宁、上海以及广州、南京、宁波等地实施了骨灰撒海补贴政策。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负责人表示,2013年,中办、国办《关于党员干部带头推动殡葬改革的意见》下发以来,殡葬改革新理念、新要求得到宣传强化,党员干部以身作则意识增强。许多党员干部带头从简安排丧事活动,主动退还礼金。有些领导干部力排家族阻力,带头平毁自家祖坟,节地生态安葬骨灰甚至不保留骨灰。在党员干部模范带动下,各地殡仪馆悼念活动举办率显著降低,丧事大操大办现象明显减少。

  规范殡葬管理:加快修订《殡葬管理条例》

  中办、国办《关于党员干部带头推动殡葬改革的意见》提出,加快修订《殡葬管理条例》,健全基本殡葬服务保障、殡葬服务市场监管、丧事活动管理执法等方面的制度。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负责人表示,目前,《殡葬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已被纳入重点立法项目,正在积极推进,争取对一些殡葬重点、难点、焦点问题达成相对统一的意见,推动新条例尽快出台。同时,各地也在加快推进地方性殡葬法规创制,积极开展殡葬重点领域、关键环节改革的制度探索和创新。

  对策+

  3月25日发布的《殡葬绿皮书:中国殡葬事业发展报告 (2014~2015)》(以下简称《报告》)明确指出:"探索殡葬领域投融资机制,充分发挥社会资本的积极作用"。

  编撰报告的民政部一零一研究所是国家民政部直属事业单位,是目前我国殡葬领域中唯一的国家级公益性科研机构。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采访了《报告》主编、民政部一零一研究所所长李伯森,就民资进入殡葬业的作用及问题进行了探讨。

  行业投资历史欠账严重

  据《中国民政统计年鉴》(2014)统计,2013年,全国殡葬服务机构总数4382个,比两年前增加了279个;殡仪馆1784个,比两年前增加了39个;公墓1506座,比两年前增加了100座;总体投资比两年前仅增长了5.9%。

  3月25日发布的《报告》也指出,我国对殡葬服务投资的历史欠账严重。

  李伯森举例说,与2012年相比,2013年投资额有所增长。然而,2013年地方政府对殡葬基本建设投资为30亿元左右,不仅低于民政领域的其他专项投资,更低于在公共卫生、文化、教育、残疾人事业等公共服务领域的投资。

  李伯森在《报告》中也指出,长期以来,我国殡葬公共服务有效供给不足常态化,究其原因,除国家对殡葬公共产品投资长期短缺外,重要的是政府没有建立起行之有效的殡葬投融资运营机制,没有充分发挥好社会资本特别是民间资本的积极作用。

  李伯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一般一个县级市就会规划一个公益性墓地和一个经营性墓地。但是,许多地区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受政府财力限制,对殡葬基本公共服务设施缺乏规划、投入不足,殡葬服务设施陈旧、设备落后,公益性安葬设施匮乏,无法有效满足人民群众的基本殡葬诉求。

  各地政府对殡葬设施的投资还是杯水车薪,殡葬公共服务均等化难有质的提升。而且,殡葬事业专项规划的相关内容落实不到位。为改变这一状况,李伯森提出,必须积极呼吁国家加大财政投入,与此同时积极探索多元的投融资机制。

  鼓励民资适度参与

  近年来,在殡葬领域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坊间所谓的"殡葬垄断"、"殡葬暴利"和"死不起"。

  北京工业大学文化产业与文化创意研究所王国华教授在《报告》中撰文指出,部分城市因为制定限制殡葬用地的政策而导致墓地紧缺,加上部分城市对于城市的公共资源过度商业化的开发,引发了许许多多的社会问题以及对于殡葬行业的种种诟病。

  如何打破垄断,如何使我国殡葬公共服务达到供求平衡,如何破除暴利形成机制?李伯森给出建议:应积极探索殡葬领域的投融资体制机制,充分发挥社会资本的积极作用。

  对于打破殡葬行业垄断,李伯森认为,顶层设计上要探索殡葬服务公立机构分类改革和改制。打破殡葬行业垄断和市场壁垒,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营造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的投资环境,适度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公立殡葬服务机构改革,为社会资本进入创造条件。

  对于社会资本的参与形式,李伯森表示,可探索通过独资、合资、合作、联营、租赁等途径,采取特许经营、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方式,鼓励社会资本适度参与殡葬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此外,在价格机制上,其他延伸性、选择性殡葬服务项目实行政府指导价或自主定价。

  目前社会资本做了哪些有益的尝试?李伯森告诉记者,以在全国有26家连锁墓地的福寿园为例,其通过股市筹集社会资金,实行规模化运营,探索绿色殡葬途径,补充了国家投资不足,同时也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不过,他也指出,上海福寿园的墓价很高,应向公益性、平民化回归。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