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美定阴魂不散 取出手术须防二次伤害

2015-09-16 21:52:23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取异物手术,尤其是不明材料的异物,相当于整形外科的恶性肿瘤,要按恶性肿瘤去诊断治疗,务必一次铲除,不留后患。因为修复手术越做到后面越困难。

  打一针就能变美,微整形的火爆使得很多人对注射整形趋之若鹜,然而在一些非正规的整形美容市场上,仍有部分“奥美定”以玻尿酸的名义进行售卖、注射。很多不明情况的消费者,在注射完这些所谓的玻尿酸后,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感染、硬结、团块、变形、残留等问题,美容变毁容。2006年就已经被国家药监局下了禁令的奥美定,依然在危害人间。为此,微医美特别采访了大连爱德丽格医疗美容医院荣誉院长、原大连大学附属新华医院院长王志军教授。

  奥美定的前世今生

  奥美定一种无色透明类似果冻状的液态物质,其材料学名为聚丙烯酰胺水凝胶,奥美定是国内厂商为药品流通所起的商品名。

  1997.12经国家药监局批准,乌克兰英捷尔法勒公司生产的聚丙烯酰胺正式进入中国,其商品名为“英捷尔法勒”,由吉林富华公司代理。

  1998.9乌方发现富华公司擅自改变生产日期和产品包装,进行体内注射,终止了与吉林富华公司的合作,其进口总经销权转交给吉林敖东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1999.1由于许多使用者出现严重的并发症,国家药监局发文通知暂停销售及使用“英捷尔法勒”。

  1999.12吉林富华公司研发的聚丙烯酰胺水凝胶产品“奥美定”经过国家的药监局监测认证后批准生产,在整形美容行业进行了大规模的使用,从隆鼻,丰太阳穴,到隆胸,丰臀,及各种的软组织凹陷填充。

  2002-2005.11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数据显示,共收到有关不良反应报告183例。其中隆乳161例。不良事件的表现包括:炎症、感染、硬结、团块、质硬、变形、移位、残留等。2006.4国家药监局做出决定,撤销聚丙烯酰胺水凝胶(注射用)医疗器械注册证。从即日起全面停止其生产、销售和使用。

  奥美定的危害到底有多大?

  “可怕的是,可能90%以上的受害者注射的都不是真正的聚丙烯酰胺水凝胶,而是不知生产来源的假冒伪劣产品,也就是不明注射物,给患者造成伤害更大,也更难以取出。

  王志军教授告诉我们,聚丙烯酰胺水凝胶作为一种复合化合物本身无毒,但注入人体后是否能分解产生剧毒单体分子,尚不能定论。一旦分解,有可能会毒害神经系统,损伤肾脏,对生命循环系统造成伤害,由此诱发隐痛、游走、肿胀、炎症、肉芽肿,造成感染、变型、溃烂,部分注射丰胸材料会和肌肉联成一体,更严重的被迫切除乳房,给患者带来一生的痛苦。

  挥之不去的阴影-奥美定

  “过去受害的女性所面临的苦痛依然存在;目前仍有前赴后继的受害者。

  据有关机构的不完全统计,从1998年到2006年,短短8年间,中国有数十万女性受害。而注射过奥美定的人并不会马上显露并发症,由于每人体质的不同,注射物不同,发病期各不相同。根据大连爱德丽格医疗美容医院的统计,自2015年开春以来,医院接收到了近百位奥美定修复失败的女性。最不能让人容忍的是,即使是现在,依旧有个别利欲熏心的人,暗地里购买非法生产的聚丙烯酰胺水凝胶,换上“进口玻尿酸”等华美的外衣,在家里、在黑诊所为“求美者”注射!

  不科学地取出注射异物,完全有可能造成二次伤害“由于以奥美定为主的注射异物呈液态,假性胶状,多数人在被注射时无防范意识而由不具备医学背景的人来施打,所以注射层次是混乱的,取出难度非常大。

  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轻易选择没有经验、未经认真研究的医生或机构来做取出手术,很难达到理想效果。其后果很可能是这样的:无法将注射异物全部取出,需要多次手术,反复修补,最终导致注射物“转移”,同时取出部位不平整,会造成不同程度的凹凸变形,直至毁容。

  而更加严重的是,由于对面部解剖层次不了解,特别是对面神经解剖的不了解,异物取出过程中极易对面神经分支造成伤害,导致术后面瘫!

  不明材料注射物取出就是整容外科手术的恶性肿瘤

  “不明注射物取出就应该按照恶性肿瘤对待,因为它会扩散,如果不取净会遗留巨大的后患。

  对于病人来讲,注射了奥美定只有华山一条路,就是把它取出来,无论有多危险也只能取。盲目去做取出手术,有可能造成原来的异物扩散,由a区域扩散到b区域c区域,由第一个层次扩散到第二个层次。

  所以我说取异物手术,尤其是不明材料的异物,相当于整形外科的恶性肿瘤,要按恶性肿瘤去诊断治疗,务必一次铲除,不留后患。因为修复手术越做到后面越困难,要知道,第二次手术比起第一次手术难度的级别不是几倍,而是成数次方级的增加,所以一定要在第一次手术中就取净!

  目前注射填充物取出手术的行业情况:1注射异物“取不干净”是理所当然的;2如果彻底取出有可能会导致创面凹凸不平,却没有办法修复;3一部分医生一味地采取所谓的”微创“吸出方法;4多数医生认为,在面颊、颞、颌部取净注射物,极有可能损伤面神经分支。

  注射填充物的取出办法

  “由于它的亲水性,所以只要能利用好水,聚丙烯酰胺水凝胶取出来并不困难,难点在解剖上,需要知道在哪层,哪个部位,部位上有哪些结构。找到层次,大量的水进去按解剖层次冲洗是取出方法的窍门也是技术核心。

  针对注射异物首先需要准确诊断,准确诊断是所有医疗行为的基础。通过问诊、触诊、辅助检查等方式,首先定性明确,确定治疗部位所注射的为何种物质;第二,精准定位。确定注射异物所处位于面部或胸部的层次;第三,定量判断。提前预估体内注射异物残留量,保证全部取出。”

  注射异物取净的关键技术便是对面部解剖层次的熟练掌握,我在做面部的时候最关注的就是面神经,不能让一个注射奥美定的受害者变成一个面瘫的患者,靠诊断,靠解剖技术,想方设法避开或保护面神经,因此我要反复的观测,做到预后可控,并且必须做切口,否则可能会取不净。这确实需要外科医生具备扎实的解剖学知识和技能,术中灵活判断和精准操作,甚至需要十数年的临床经验才能驾驭如此复杂的手术。

  即使现在还未感觉到发生并发症,也应该提早取出

  “患者应该直面自己身上可能会出现后遗症的问题,至少有90%以上的奥美定是假冒伪劣产品,毒性是肯定存在,只是损害轻重、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从这个角度出发,应该早取出,让损害戛然而止。

  没有感觉到并发症发生,并不代表真的没有,这并不是那么好判断的,首先要了解自己当初注射的是否是真正的纯的聚丙酰胺水凝胶,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注射物的生产商可能是国内的小厂家,产品无法有任何保证。其次,我们诊断组织的损害程度通常是要通过病理,也就是切片来观察组织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隔着皮肤是看不到的,如果在表皮层都能观察到问题,那就已经晚了。

  如果已经有损害的话,多待一天损害会加重一天,为下一次的取出和修复手术增加困难,早取能够减少这个困难,对病人来讲术后的形态、美容来讲都是有利的。所以我个人的观点还是以预防为主,为防范问题出现还是应该早处理。

  国内的整形医生在学校期间没学过解剖

  “任何一个专业都有自己的“三基”,也就是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对于整形外科的医生来说,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整形美容的解剖学。

  所有国内的整形医生在校期间没学过解剖,这句话很多人会有疑问,医学生在校期间学的最重要的一门课程、学时最多的就是解剖,怎么能是没学过呢?这是因为我们这个专业在解剖书里面加在一起也没两页。在过去没有人研究,没人去写到书里面,所以就和没学过一样。

  这就带来问题,很多人对解剖学不熟悉,也不知道要在继续教育中补上这一课。所以我们办解剖班办了十几年,今年已经办到第十三期了,非常受欢迎。那么在学校的时候如何学解剖,继续教育中还得如何学,是真正像在学校一样,在新鲜尸头上让大家解剖,因为学解剖就要像个学解剖的样子。

  解剖班今年十二月份会继续办,这么受欢迎为什么不多办呢?是因为要攒尸头,大小、男女、新鲜程度、收集全了才能办一期,市场上没有人卖的,只能设法去收集,任务相当相当重。但这个解剖班对于行业来说是件大好事,如果说我个人有点荣誉的话,相当一部分是来自于对解剖学的研究和贡献,我的绝大部分研究和课题都是围绕着整形美容解剖学,我个人的成果和奖励也是来自这方面。

  所谓医者

  “赚钱与责任感并不矛盾,越是有责任感的医生越会有高技术高水平,他的报酬也就越高,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对于我们医者来讲,第一是德,表现出来就是做人;第二是技,也叫术,所以仁医要有仁术,有了仁术才是真正受社会欢迎的大夫,才能有可发展的未来和高薪酬。但挣钱也不可能超出你所做工作的本身价值,这不管是对个人还是对社会都是不可持续的。

  所以有千千万万的医生,真正成为名医成为大医的还是少数,那些熬不住的就没成为大医。奥美定取出是谁都不愿意干的事,但谁都想干,就像糖尿病,越难治的病,机构和医生就越多,不是因为有挑战,而是因为有机会,也就是利益。但我觉得,这种机会应该把它当作研究和发展的机会,而不是赚钱的机会。

  小V说采访中王志军教授对医疗的严谨态度与责任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像,这从他不将病人称为顾客的坚持中可见一斑。他说,“医生要对每一个名词术语都要求严谨,如果对术语都不严谨的话,行为就不会严谨,一个行为不严谨的人来做手术一定会产生不严谨的后果。”患者找这样的医生才能够真的放心,进行修复治疗一定选择专业和正规的医疗美容机构、找到专业的医疗专家,才是明智之选。(微医美)

  资料+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奥美定患者体内的奥美定爆发危害,即使有部分患者并没有出 现严重的并发症,也时刻威胁着患者的健康。因此,奥美定取出可不容缓,其危害不可小视。奥美定注射进体内后有以下潜伏期:

  第一个时期为急性期,并发症在数月到1~2年内发作;

  第二个时期为慢性期,并发症在2~4年后发作;

  第三个时期为 隐性期,潜伏期可能长达4~5年以上或更长时间。

  因此,注射奥美定后未出现并发症不代表安全,奥美定会在潜伏期内 出现并发症,奥美定受害者应尽早到权威整形医院取出奥美定。

  病例+

  “年轻时我最大的心愿是有一张和别的女孩一样的脸,现在我只想免除每天晚上奇痒难耐的痛苦,健康地活下去……”34岁的瓦房店许屯人董玲(化名)流着眼泪说。她的左侧脸颊上,巴掌大小的一块白斑显得很扎眼,白斑下的脸颊微微凹陷,董玲甚至连说话都挺费力。15年前,董玲因为面部肌肉萎缩症,左侧脸颊上出现了一个坑。为了美容整形,她在一家无证小诊所里花了几百元钱注射了一针“奥美定”,几年之后她的注射位置开始脱皮、下陷,更严重的是夜夜奇痒难忍。董玲想做手术取出当年填充的“奥美定”,但却无力支付高达20多万元的医药费。

  轻信小诊所,她注射了“奥美定”

  昨日,记者在爱德丽格整形美容医院见到了正在做手术前准备的董玲。这位34岁的瓦房店女子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但是我不敢送孩子去上学,也不敢开家长会。因为怕孩子的同学们被我吓到,怕给孩子丢脸……”董玲流着眼泪说,在她的左侧面颊上,一块巴掌大小的白斑下微微凹陷。“我常说自己是‘半脸人’。”董玲说。

  董玲的老家在吉林通辽。她说,自己年幼时患上了面部肌肉萎缩症。到十几岁时,左侧的脸颊上出现了一个坑。“那时正是女孩子爱美的年龄,别人都开始谈恋爱了,可是我因为脸上的坑一直找不到对象。”董玲说,年少的她急于修复脸部的“大坑”,于是找到了一家连名头都没有的小美容诊所。“那是15年前,我才19岁!”

  “当时诊所的医生说我这病好治,只要打一针就没问题。”董玲说,她至今都不知道小诊所医生抽进针筒的乳白色液体是什么。后来经过爱德丽格医院的专家会诊,那是国家已经禁止使用的填充物“奥美定”。董玲注射奥美定只花了几百元。“这种液体被注射进我的左半边脸,刚打针几天脸就肿了起来,医生说是正常反应,连打几天吊瓶后消肿了,脸上的坑也确实不见了!”董玲说。

  奇痒难忍,“半脸妈妈”渴望康复

  但是好景不长。几年后,董玲发现注射过奥美定的脸部肌肉开始塌陷,更可怕的是:那块面部开始脱皮。“我很害怕,但去找那家美容诊所早就找不到了。”董玲发现本来为美去做的“美容”,如今却正变成“噩梦”。最近几年痛苦尤剧——每到夜间,董玲注射过奥美定的半边脸就会奇痒难忍。“痒得我整晚无法入睡,一开始用手挠,挠出血了。我只好改用手搓。”董玲说,痛苦煎熬后,她发现面部还开始麻木,发展到现在,她的说话都受到了影响。“左边脸僵麻的时候,嘴都不利索了……”

  董玲到医院进行过诊断,确诊注射物为奥美定,并发现面部神经也已经在15年前的那次注射中受损了。“要做手术取出填充物,至少需要20多万元!”董玲说,自己在农村种苹果,一年收入不过1万多。“我想靠自己的力量痊愈是不可能了,我甚至想过死,但舍不得我的两个孩子……”

  本报联系爱心医院,将为她免费手术

  幸运的是:得知董玲的不幸遭遇后,本报联系了大连爱德丽格整形美容医院。医院表示,愿意免费为这位“半脸妈妈”做奥美定取出手术。整形手术专家王志军教授介绍说,医院将为董玲取出残留在面部的奥美定填充物,并制订了为她修复面部的手术方案。“我们不仅会还这位‘半脸妈妈’健康,还要还她美丽。”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早在2006年,奥美定已经被国家药监局全面禁用。但这种美容注射材料此前曾经大行其道,目前在一些中小美容机构仍有偷偷使用。王志军教授提醒说,奥美定注射入体内后容易发生移位和变形,此外还可能分解产生剧毒,毒害人体神经系统、损伤肾脏、甚至对循环系统造成伤害。因此市民选择美容机构应选择正规机构,以免本为“变美”却“受害”。(大连晚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