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服务 > 专题 > 正文

殷一民出山拯救中兴手机命运难料 后侯为贵时代只是传说

2016-11-25 12:43:09   来源:投资者报       [ 新闻 消费 服务 产品 ]
导读:  停止谈手机,一口温热绍兴老酒滑过喉间之后,45岁的东道主丁磊半真半假终于行使了权力。  地位超然的马云、马化腾没有露面,传统BAT三强中式微的李彦宏也刻意回避,但仍然无法阻止这间位于西栅三年前还籍籍...

  “停止谈手机”,一口温热绍兴老酒滑过喉间之后,45岁的东道主丁磊半真半假终于行使了权力。

  地位超然的马云、马化腾没有露面,传统BAT三强中式微的李彦宏也刻意回避,但仍然无法阻止这间位于西栅三年前还籍籍无名的民宿客栈,在11月16日再度吸引媒体的高度关注。如同正餐过后必然奉上的消食咖啡或红茶,匹配一年一度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丁氏夜宴”,已然成为一个标识性IP。谁与会?谈什么?中国互联网新老贵族酒酣耳热中的碰撞总能催生相当话题。

  出乎主人家的意料,此前甚嚣尘上的人工智能并不是当仁不让的主角。夜宴化身夜话,关于手机。

  殷氏上位

  有关“乌镇宣言”的详情,在微博上分别拥有1585万、1391万和573万粉丝的杨元庆、雷军和余承东,都在第一时间予以披露。按照杨氏的话说,就是“我们(联想)、小米、华为,争取成为全球前三名,到时候再争一二三”。事实上,包括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以及同属华为系的荣耀总裁赵明,十七位赴宴嘉宾中三分之一身处4500亿美元已是一片红海的智能手机市场。

  53岁的殷一民不在现场,无论年龄还是资历,他本有这个资格。较杨元庆还年长一岁,更何况“70后”的周鸿祎和赵明。90年代末便以高级副总裁身份主管手机的研发、营销业务,并在2002年成为手机事业部的总裁,而他服务的中兴通讯更是凭借小灵通和运营商定制手机一跃坐上“中华酷联”的头把交椅。2006年作为侯为贵最为器重的五虎将之一,殷积功晋身中兴通讯总裁。

  “华为李一男,中兴殷一民”,两位青年得志的一字并肩王一度是名动江湖的显角。相比于前者早早出局,尽管2010年殷突然挂冠而去,只保留上市公司执董和中兴通讯母公司中兴新的董事长这样一个虚衔,且负责中兴多元化投资之类边缘业务,但其毕竟未离军机中枢太远。而在2016年10月24日,殷一民更是重归旧巢,二度担纲中兴终端CEO一职。

  一家重量级上市公司前CEO出任企业下属三大板块之一的主帅,本次人事调整甚至较联想集团同期由人力资源出身的乔健接替陈旭东主管移动业务更具戏剧性,也更堪玩味。

  之于中兴通讯的公司史,2016年注定将是一个特殊年份。从数据看,上一财年报的出台当然构成亮点:1001.9亿元营业收入同比上升23%;归属上市公司净利达32.1亿元,上升21.8%;而体现一家科技企业长远竞争力的研发投入也上升35.4%至122.01亿元。虽然早在2010年就提出冲击1000亿营收的战略目标,但至5年后中兴通讯总归得偿所愿。

  当然,曾经与同城华为公司的恩怨情仇,“往事不要再提”,就算瑜亮心结也不能忽视两家如今的差距:3950亿营收以及369亿元净利,已分别是中兴通讯的3.94倍及11.49倍,所以即便研发营收占比中兴方面不过落后两三个百分点,但不同的分母自然会得出几何级的数差。

  然而真正的大麻烦,还是伊朗门事件。鉴于中兴通讯子公司“向伊朗转售受控制物品,违反美国出口限制法律”,美国商务部一度禁止美国核心部件供应商向中兴方面供货。据悉,这些核心部件权重占到中兴生产的各类产品近20%。有分析当时便指出,如若美方坚持“惩戒式”断供并导致中兴通讯被迫停产,那么1个月后后者将丢失全年利润,10个月后公司可能面临破产。

  在中国政府直接出面干预调停下,美方最终做出部分让步。但据《华尔街日报》的消息称,作为谈判的对价条件之一,美方要求中兴通讯涉及此事的高管悉数出局。也正缘于此,今年4月7日召开的董事会上,公司创始人侯为贵正式退休,公司总裁史立荣亦同步离开了这个岗位,转而由公司CTO赵先明同时出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与总裁。6个月后,殷一民浮出水面。

  手机之殇

  那么,所谓“后侯为贵时代”中兴通讯的业绩表现又如何?不妨从半年报与三季报枯燥的数字中去寻觅以下蛛丝马迹,从中或将对中兴手机及殷一民的命运做出若干猜想。

  半年报显示,中兴通讯营收459亿元,同比增加22%;归属母公司净利18亿元,同比劲升59%。三大板块即运营商业务、终端业务(即手机)和软件服务业务分别同比增长为31%、-4%、41%。没错,虽说录得百亿营收且贡献了14%利润,但终端手机同比呈现负增长,利润贡献权重也下降了两个百分点。当人们在感叹三星滑落第一阵营只排第六而联想连十强都未跻身时,却不料昔日声名赫赫的中兴原来份属第三阵营的垫脚,以至于自称“手机新人”的360尚力压其一筹。

  而至三季报亮相,更大的疑云开始集结。营收与净利仍在增长,但同比增幅已大幅回撤至4.44%和9.78%。细心者更注意到,三季报的利润增长与出售两家子公司的投资收益存有很大干系。此类手法于中兴并不鲜见,在2012三季报曝出接近17亿元重大亏损前的几个财季中,其已然多次以此方式粉饰主业的事实羸弱。

  至于在手机出货榜上,占据15.7%市场份额的华为已掉至第三,状元、榜眼则是凭借线下24万家和12万家销售门店发起人民战争的OPPO和VIVO,各自占到17.5%和16.7%。一脑门背字的三星自然一溃千里,中兴?原地踏步。

  有趣的是,中华酷联头尾相连,当杨元庆还在为中国区只占联想移动业务10%权重暗自气结时,中兴手机亦同样五十步笑百步,海外市场表现高光—一方面成功签到美国NBA金州勇士作为代言,同时以相对低价薄利换取市占的手法依然管用,而母国市场就继续习惯性萎靡,三成占比始终未有改观。

  不是没有杀器级的产品。比如在华为成功拿下5G eMBB短码方案的同时,在事关物联网万亿级市场的MUSA多址接入技术上,中兴方案就具备相当的竞争力。同时在智能家居和云服务上,中兴通讯也素来下力甚多。但必然记住,支撑起公司当下最重要现金流来源、基于4G的中国FDD网络基础建设,目前已至尾声。而随着诺基亚收购阿尔卡特·朗讯接近收关,全球对无线和固定设备的需求势必蜷缩。也就是说,如果在智能手机领域不能强势反弹,就算2016年营收再次迈过千亿,未来一两年内该公司的“奶牛”存栏数将大概率减少。

  华为任正非之所以提出相当于BAT总和两倍的818亿美元年营收目标,华为手机目前每年200亿美元的营收显然是底气之一。更重要的,当电信市场面临技术迭代的关键风口,相关企业也确有必要通过消费品市场源源不断提供粮草,为此,哪怕违背《华为基本法》也在所不惜。

  显然,那个有着“中兴大男孩”之称前终端老大曾学忠,尚无法以一己之力帮助公司重演这一幕,身份贵重的殷一民必须走上台前。

  某种程度上,这也应当是侯为贵及一干隐于幕后的中兴老臣共同作出的决策。

  未来猜想

  不是退休了吗?不是后时代了吗?莫非只是尊重老领导的建议?

  先看一则新闻吧:2016年8月19日,珠海新任市长郑豪接待来访的中兴通讯前董事长侯为贵,侯为贵指出,智能汽车是中兴通讯推动的第二个重点产业。据悉,就在令格力董明珠一心向往最终无奈撒手的珠海金湾区银隆公司不远处,中兴通讯已圈下首期35.6万平米工业用地用于新能源车制造。

  自负于本家无线充电技术的中兴通讯是否有必要直接跨界进军新能源汽车,就如同格力闯关同一领域,将存在长久争议—一直以来关于中兴天女散花般的多元化与华为习自林彪六大战术原则之一的一点两面专业化,就是业界对照的热议。但不可否认,侯为贵对于中兴通讯的实质影响力乃至竹幕背后的控制力,可见一斑。

  别忘了23年前那场被不少人士忽略的“中兴改制”。南北两家国有股东深圳航天广宇工业集团及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分别控有中兴通讯母公司中兴新17%和34%股权,而由中兴39位高管构成的民营深圳中兴维先通设备公司则持有49%的股权,其中侯为贵本人更持有维先通18%股权。也正是凭这一持股权,早在2010年侯氏已以21.8亿元荣升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通信板块第一身家。

  有趣的是,刚去职的中兴通讯总裁史立荣及殷一民本人亦均在维先通中握有股份,分别为3%和5%。

  最重要的板块须交由最信任且利益一体化的股肱担纲,这方是中兴的“云台二十八将”,至于会否出现一个类似伏波将军马援似的人物,那是后话了。

  未来30年是谁的天下?虽然未现身煮酒论英雄的西栅客栈,但已贵为“著名演说家”的马云在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上的主题发言较丁磊更早聚光。不必30年,3年哪怕1年后全球智能手机的座次会否异动都是一个谜。当丁磊再次端起暖热的那碗黄酒时,谁又将是对饮的座上宾?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