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王”诱捕野生绣眼鸟受审 利用录音捕获数百只

2016-12-23 01:06:51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律师说,虽然“鸟王”孙某在法庭上辩解称自己不知道捕捉绣眼鸟有罪,但只要检查机关有足够证据,能够合理推断出他是“应当知道”的,那么,孙某的“不懂法”无法成为他抗辩的理由。

  12月21日,南京“鸟王”孙某放录音诱捕252只野鸟案在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庭上,孙某对自己非法狩猎的行为一再辩解,称自己捕鸟只是“偶尔玩玩”,并表示自己是因为不懂法才“误犯”法律。

  偶尔玩玩?“鸟王”经营鸟类5年

  2016年4月22日,孙某和哥哥孙某强、朋友陈某在江宁区某山上架设捕鸟网,使用“引鸟”和播放鸟叫声的方式,诱捕野生绣眼鸟。当天,三人返回住处时被警方抓获。警方当场查获野生暗绿绣眼鸟252只。这种鸟是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

  孙某在南京的“鸟友”圈小有名气,被称为“鸟王”。12月21日,孙某在法庭上承认自己卖鸟已有5年时间,但表示自己只是因为“绣眼鸟大奖赛”将至,有人求购才去捕鸟的。孙某辩称,自己并不是长期捕鸟,除了这次被警方抓到之外,其他时候只是“玩玩、遛鸟”。“我卖的鸟基本都是买来的,只是偶尔会捕鸟玩玩,好的才收,不怎么好的我大都放归自然了。”孙某说。

  同样做花鸟生意的高某称,孙某卖野鸟在“圈内”不是秘密,花鸟市场每年都会进行普法宣传,卖的鸟都要有检疫证。孙某和哥哥正是因为卖的鸟没有检疫证,才将自己门面出租给了别人。

  到底是明知故犯,还是因不懂法犯法?

  公诉人当庭播放了公安机关抓获三人时的视频。视频中,不少绣眼鸟已经在笼内死亡。公诉人认为,孙某等人捕鸟用的网都是类似渔网的密网,且孙某捕鸟数量巨大,对生态环境造成危害。

  但孙某在供述中表示,自己不知道捕捉的野生鸟是保护动物。“我只知道麻雀不能抓。到底哪些鸟能抓,哪些鸟不能抓,我没有文化也不懂法,真的不知情。”孙某说。

  经营鸟类多年,又顶着“鸟王”的名号,孙某真是因为无知才犯错的吗?其实,就在孙某的店铺不远,同样经营鸟类的夏某就曾因非法捕捉暗绿绣眼鸟被森林警方罚款3000元。夫子庙花鸟市场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市场每年都会向商户进行普法宣传。

  孙某的辩护律师也认为,孙某只有小学文化,没有对相关法律知识进行过系统的学习,他的行为并不能算明知故犯。而公诉人认为,孙某在花鸟市场经营多年,又是圈内“鸟王”,况且花鸟市场商户夏某也曾因捕捉绣眼鸟被公安机关罚款3000元,这些事实孙某都清楚。虽然孙某只有小学文化,但他以此为借口显然是站不住脚的。(文中涉案人员均系化名)

  律师

  法律上不存在“不知者不罪 ”

  中国有句俗语叫“不知者不罪”。按照“鸟王”孙某所说,如果早知自己的行为有可能犯下非法狩猎罪,是万万不会去捕鸟的。自己在主观上并不是刻意犯罪。江苏钟山明镜律师事务所许辉律师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法律上的主观定义并不是指孙某是不是“明知不可以而为之”,而是指孙某主观地做出要去捕鸟的行为。

  许辉律师说,虽然“鸟王”孙某在法庭上辩解称自己不知道捕捉绣眼鸟有罪,但只要检查机关有足够证据,能够合理推断出他是“应当知道”的,那么,孙某的“不懂法”无法成为他抗辩的理由。(现代快报)

  链接+

  10月8日,护鸟志愿者在天津市武清区汊沽港镇六道口村西的一处玉米地发现鸟网800余米,并成功解救了78只候鸟。发现的鸟类包括白眉鹀、黄眉鹀、云雀等,均为国家三有保护鸟类。

  志愿者朱宝光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11月8日上午11时左右,他和队员们巡查的时候发现了这片玉米地的鸟网,一共两处捕猎点,相距大概100米,面积共10亩左右,鸟网共有800多米。

  发现鸟网后,朱宝光立即报警。

  中午12点左右,汊沽港派出所人员到达现场,并联系了当地林业站。当地林业站4名工作人员赶到后,和志愿者们一起解救了粘在网上的78只候鸟。朱宝光说“死鸟比较少,只发现三四只”。

  此外,现场还发现诱捕器和诱捕鸟,“诱捕器发出鸟的叫声把鸟吸引过来,诱捕鸟是关在笼子里的,被驯化了的。”朱宝光介绍,现在这些都已经被拆除和放生了。

  之后,当地派出所刑警人员赶到。因案件取证等原因,志愿者没有进一步进行拆网。解救完挂网的候鸟后,朱宝光和队员到派出所做了笔录。

  朱宝光称,离鸟网不远处有一间屋子,里面有撑鸟网的竿子,地上有死鸟,还有喂鸟的谷子,“我们已经向警反映了这个情况”。

  11月9日下午,澎湃新闻致电汊沽港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该案件已经立案,刑警已经受理,正在调查当中。(澎湃新闻)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