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服务 > 专题 > 正文

面对来自中国的“山寨”商品 亚马逊为何败下阵来

2017-01-30 20:08:35       [ 新闻 消费 服务 产品 ]
导读: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报道,亚马逊宣称将尽一切努力抑制市场内的假冒产品,甚至开始对少数人公认的“恶劣卖家”公开发起诉讼。但造假者依然到处横行,在网站上销售仿冒品几乎不受惩罚
  “亚马逊对网站上的假冒商品零容忍。我们与制造商和品牌密切合作,以确定违规者,并删除欺诈物品。我们正在采取法律行动,积极追查造假者。”

  以上是亚马逊网站上关于销售假冒产品的一份声明,媒体关系部门在我的要求下将它复制、粘贴下来。这些话听起来不错,但是,当所有网购新手都可以在亚马逊网站上搜索Michael Kors并在搜索结果的第一页发现仿冒配件,或者一双崭新的1200美元Adidas Yeezy Boost 350 Oxford运动鞋只卖区区40美元时,显而易见,该公司宣称清理造假生态链的努力并未奏效。

  “亚马逊没有夸大其词。它说的是“对假货零容忍”,并“与厂家和品牌紧密协作,积极打击肇事者。”然而,赝品比比皆是,消费者和品牌都越来越忍无可忍,”Fashion Law的朱莉·泽波(Julie Zerbo)说,该网站专门针对时尚产业法律问题。

  而假冒产品一直存在于亚马逊市场,在其他电子商务平台也无处不在,但在过去几年,这一问题似乎愈演愈烈,以至于波及到苹果之类大品牌,亚马逊网站在售的苹果充电器中,九成是假货,致使电子商务巨头受到的诉讼创下历史之最,而勃肯鞋等一些品牌则把亚马逊公司一同告上法庭,因为后者未能阻止造假卖家泛滥。

  2015年,当亚马逊电子商城开始积极瞄准中国卖家时,假冒问题呈指数增长。亚马逊帮助中国的厂家和商家减去进口/出口中间商,将产品直接销售给美国、加拿大及欧洲的买家,在联邦海事委员会注册以简化运输流程、实现海运,使得中国厂商将对整个集装箱船运至亚马逊的配送仓库。

  亚马逊希望所有中国卖家来到美国,积极邀请他们对美销售,”克里斯·麦卡比(Chris McCabe)解释说,他是ecommercechris网站的亚马逊卖方顾问,以前曾在亚马逊的商家帐户调查部门就职。

  一旦这些壁垒被拆除,中国商家开始涌入市场,数量比2015年翻一番,使得亚马逊成为中国卖家跨境电子商务的选择。同年,亚马逊取代沃尔玛成为美国最有价值的零售商,杰夫·贝佐斯升至福布斯最富有者名单第五位,网站利润猛增20%。

  虽然亚马逊具有良好的商业意识,使得用户更容易接触到中国卖家——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恰恰是该网站大多数产品的发源地,这样做也意味着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中国是世界工厂,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根据经合组织的报告,世界上60%的仿制品来自中国,在每年一万亿美元的行业价值中占据半壁江山。

  “当中国商家加入后,仿冒商品增加了吗?“我问朱莉·泽波。

  “确实如此,”她回答说。“当然,在亚马逊向中国卖家加大开放力度之前已经存在,但在此之后,假货的流入十分巨大。”

  期待亚马逊有其他看法是不合理的,因为在大力推进中国市场之前,中国假货横行已经是众所皆知的事实。据新华社披露,2015年,中国国内在线市场的假冒商品占商品总数的40%,就在这一年,亚马逊电子商务开启了两个半球的电子商务互联。

  根据市场脉动(Marketplace Pulse)的研究,中国和香港的卖家现在占到亚马逊商家总数的11%。

  亚马逊宣称将尽一切努力抑制市场内的假冒产品,甚至开始对少数人公认的“恶劣卖家”公开发起诉讼。在其中一起诉讼中亚马逊表示,他们“每年投资数千万美元研发尖端技术,以检测不良行为和潜在的假冒产品,聘请专业的软件工程师、研究科学家、项目经理、研究人员团队来操作和不断完善防伪程序。”

  但是,当亚马逊假货与真货一样容易被消费者找到,我不知道这些防伪措施有什么实际作用,为什么它们似乎没有行之有效、立竿见影?

  相对于人们时不时在网站上看到的打假行动,亚马逊确实部署了一套非常复杂的系统,以便将假货连根拔除。这些流程既有根据买方和卖方的投诉而采取行动,也有采用复杂算法对网站上的所有页面进行扫描,以减少潜在的假冒产品,并将可疑商品检出,以备防诈骗小组手动查验。正是在这个后期阶段,系统似乎出现了崩溃。

  麦克·贾库别克(Michael Jakubek)2012-2014年间曾供职于亚马逊公司的防欺诈和滥用小组,他直言不讳地表示,亚马逊电子商城的质量端赖于人工查验的质量。他认为,为什么由如此多的假货持续不断地通过亚马逊的拉网式质量控制体系,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这些调查团队没有受过培训或管理不当。

  “这里存在的大问题是,调查人员是依据操作速度获得奖励的,”贾库别克说。“没有理由识别不出恶劣卖家,但他们的薪酬是基于作业速度而设立的,于是,他们通常只是草草评论一下。”

  亚马逊员工克里斯·麦克卡比(Chris McCabe)做了五年违规卖家调查工作,他说:

  “你需要人,需要受过适当训练的人,在手上或脑子里掌握正确的标准操作流程,这就是常常出问题的地方。我的意思是,他们顶着压力干活,必须快速评价,他们有每小时调查量的硬性要求,而且,指标总在提高……如果你知道每小时必须做一定数量的查验,一旦你坚持了两件非常复杂的产品,在剩下的时间里,你必须再做十件,但这两件货花去你半个小时或20分钟,这就意味着你必须快速坚持其他产品,才能把时间抢回来。”

  像网站上的卖家一样,亚马逊也运用算法、量化和分析员工的业绩表现,革命性地将现代办公室演变为一台精密机器,尽管这种做法大多只具有表面意义。

  在假货方面,质量控制失误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亚马逊必须承受极高的员工离职率。一位去职的前亚马逊人力资源总监在一篇影响巨大的《纽约时报》报道中,将此称为“有意为之的达尔文主义”——该公司员工不但被迫承受快速工作的压力,往往以数量牺牲质量,而且,很多职位都由新人填充。

  “不少与我共事过的技术精湛、经验丰富、训练有素的人都离开了,”麦克卡比解释说。“他们需要更好的训练,他们需要更多的检验核查,因为显而易见,一旦涉及到工作质量,涉及到诉讼调查、审查帐户,马脚都会露出来。”

  虽然贝佐斯声称亚马逊拥有“创新的黄金标准文化”,而且该公司在财富500强企业中拥有第二高的营业额,但员工的平均在职时间只有九个半月。

  简单地说,亚马逊的高压力、高离职率、量化驱动的工作环境似乎只会酿成心不在焉的错误、疏忽,以及复制、粘贴的反应。尽管亚马逊鼓励共享彼此的想法,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回复邮件、以公司为家,但是,骗子和造假者依然到处横行,在网站上销售仿冒品几乎不受惩罚,即使被抓到,他们也可以简单地用一个新名字开立一个新账号,试图在一起在亚马逊千疮百孔的人力资源战略中再次成功逃脱。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