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服务 > IT网络 > 正文

乐视首份巨亏财报挤资产水分 谁为“违规”言论买单

2017-08-26 01:16:57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新闻 消费 服务 产品 ]
导读:  新任董事长孙宏斌对乐视网(300104 SZ)的战略大调整马不停蹄,更换法定代表人,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密集任命11名高管重组管理团队,召开管理层闭门会……8月以来的公开信息显示,在资金链危机全面爆发后,贾跃
  新任董事长孙宏斌对乐视网(300104.SZ)的战略大调整马不停蹄,更换法定代表人,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密集任命11名高管重组管理团队,召开管理层闭门会……8月以来的公开信息显示,在资金链危机全面爆发后,贾跃亭时代的旧乐视体系正被接盘者快速“切割”,“新乐视”的面目更加清晰。

  除了业务架构和商业模式的重构之外,“新乐视”能否脱离困境依旧面临诸多挑战。就上市公司主体而言,即将发布的上市以来首份亏损财报,就是一次迫在眉睫的财务大考。如何清理庞杂的关联交易体系、应收账款的回款进展、资产减值是否充分等,都是横亘在新旧乐视切割过程中的难题。

  而伴随资金链危机的爆发,上市公司在合规性方面的缺失和漏洞也开始暴露。前有贾跃亭的“百元股价论”,后有孙宏斌的“向下30%,向上300%”,纵观乐视网高层的公开承诺、言论,合规性值得推敲。有证券法律师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乐视网高层多次就涉及公司经营、股价的敏感信息公开发声,涉嫌虚假陈述。

  首份巨亏财报挤“资产水分”

  乐视网半年报即将于月底公布。根据业绩预告,乐视网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预计亏损6.37亿~6.42亿元。乐视网称,巨亏主要因为广告、终端、会员和版权分销收入同期均大幅下滑,且公司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约为2.3亿元。

  资产减值对业绩的冲击显而易见。其中,无形资产版权减值准备1.3亿元、存货跌价准备0.02亿元、应收账款坏账0.98亿元。

  事实上,由关联方欠款推高而出现激增的应收账款,引发多方争议。截至2016年末,来自乐视网关联方的应收账款余额达38.02亿元,是同期应收账款总额的43.77%。结合此前公告,更直接的影响源于超级电视去年转变了销售模式:由子公司乐视致新的自行销售,调整为销售给关联方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智能终端公司”),再销售给关联方乐视电子商务公司和乐帕营销服务公司。

  有从事审计工作的人士指出,由乐视网子公司自行销售,收入可能会附带成本或其他费用的抵消;而当前转由受同一控制人贾跃亭控制,但并无股权关系的关联企业销售,收入可能直接记为营业收入,最终可能对上市公司利润产生积极影响。亦有市场观点表示,通过智能终端公司销售,有利于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资金周转。

  由于销售模式转变而导致关联交易增加,乐视网去年的年报还被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审计意见。强调事项段还要求财务报告使用者关注,贾跃亭对应收账款提供了担保。

  审计机构的提示并不多余。根据乐视网与关联方的还款计划约定,去年末关联方合计38亿元的应收账款将分阶段在今年末全部收回。截至5月,已完成还款占期末应收账款比例为42%。但今年以来,乐视网主要欠款方资金情况持续紧张,且贾跃亭及其关联方资产还被银行采取保全措施。巨额关联方欠款正直面“保障措施难保障”的尴尬局面,回款风险仍有加剧之势。

  一纸巨亏的业绩预告发布后,乐视网影视版权的无形资产减值也突然爆发。对比过往三年的年报,乐视网的无形资产主要由非专利技术、系统软件、影视版权组成。影视版权2014年至2016年末的账面价值分别为29.11亿元、38.3亿元、50.75亿元,增长迅猛。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上述阶段内,影视版权无形资产在2014年计提过55.47万元减值,此后两年内都没有新增版权减值准备。

  此前多年未进行大规模的版权减值,这或与版权库整体作为资产组、以及前几年大手笔烧钱扩充版权资源有直接联系。根据过往财报,乐视网通常在年终进行减值测试,而此次却在中报时就迫不及待进行并做计提。从变量因素来看,相关业务收入大幅下滑已在业绩预告中得到证实,这或是导致年中进行版权减值准备的最直接因素。

  另一方面,乐视上市公司体系与非上市公司体系正在被切割,业务和商业模式正在快速重构。有接近乐视的业内人士还分析,此前通过加码版权来促进会员和终端产品销售的模式受到冲击,可能带来关联业务欠款、成本摊销等需求,并通过版权计提来实现。

  谁为“违规”言论买单?

  除了“难写”的半年报,危机爆发以来,乐视网高层的观点、言论的合规性颇值得推敲。

  2016年11月,贾跃亭的一封公开信反思乐视“烧钱模式”,让乐视体系的危机见之于世。公开信中,贾跃亭宣告乐视的节奏和战略的一系列调整。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臧小丽对第一财经提出质疑,对于可能造成上市公司股价波动的信息,上市公司及其高管应保证其真实准确,且应该在证监会要求的信披平台进行披露,避免对投资者形成误导性陈述。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四章临时报告及其第五章信息披露事务管理的相关条款规定,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影响。

  在公开信中,贾跃亭还宣称“自愿永远只领取公司1元年薪”。但2016年年报显示,乐视网2016年关键管理人员报酬共计1202万元。其中,贾跃亭2016年的报酬为51万元。此外,承诺减持无息借款予上市公司亦未完全实现,贾跃亭因此被指误导和失信于投资者。

  在未有公告的情况下,不止贾跃亭一人有关乐视的言论被推到了合规审判席。在公开信之后,贾跃亭曾因投资者交流会上的“百元股价论”遭质询,其本人以及乐视网被深交所下发监管函。

  而在4月初融创2016年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则公开称:“乐视的事,我们的投资逻辑到目前来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个逻辑也没有变。对我们来说是长期投资,短期怎么样我们不关注,往下最多是30%,往上涨可以到300%。”彼时,融创已向乐视投资百亿。

  无论是关联交易的披露,还是贾跃亭及其关联方被银行采取保全措施,乐视网的信披被疑“遮遮掩掩”,甚至与其管理层公开言论存有出入,这之中是否又涉嫌信披违规,尚需监管认定。

  以关联方营收账款的还款为例。乐视网7月12日披露,欠款2017年年底全部收回。但乐视网新CEO梁军7月底接受网易专访表示,8月底半年报将公布一部分关联交易的处理,到年底基本至少能清理七八成的关联交易,剩下的一部分需2018年再处理。

分享到:

图说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