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治污光说不练 整改项目无一按时完成

2018-06-22 01:18:18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正在广东省开展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的第五组21日公开指责汕头市“对督察整改的漠视程度令人震惊”“治污光说不练,问题依然如故”。

  正在广东省开展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的第五组今天(21日)公开指责汕头市“对督察整改的漠视程度令人震惊”“治污光说不练,问题依然如故”。

  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于2018年6月5日进驻广东省,对第一轮环保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6月15日,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赴汕头、揭阳两市就练江流域污染整治情况开展下沉督察。

  督察组现场检查各种点位16个,走访问询30余人,并听取了汕头、揭阳两市党政领导关于练江流域污染整治情况的汇报。督察发现,纳入督察整改方案的练江污染整治重点项目进度严重滞后,练江及其支流水质污染依然严重。

  练江是粤东地区第三大河流,也是汕头、揭阳两市的母亲河,发源于揭阳普宁市白坑湖水库,流经揭阳的普宁市,以及汕头的潮南和潮阳两区,在潮阳区海门湾入海,干流全长71.1公里,流域面积1353平方公里。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二十年来,练江流域纺织、印染、电子拆解等行业迅猛发展,加之配套环保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练江流域污染问题不断加剧。

  2016年11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将练江流域污染问题作为督察重点,督察反馈指出:汕头、揭阳两市长期以来存在等靠要思想,练江治理计划年年落空,应于2015年底建成的5座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3个污泥处置中心、3座垃圾焚烧发电厂、2座垃圾填埋场无害化改造工程等无一建成,每天约62万吨生活污水直排环境。

  对此,广东省委对时任汕头市委书记陈茂辉等人实施了问责,练江污染整治也被纳入全省中央环保督察11个重点整改任务之一。但第一轮督察以来,当地整改工作流于形式,纳入整改方案的任务仅个别真正落地,污染问题依旧非常严重。

  督察发现,练江水质仍呈下降趋势。2017年练江入海断面,即海门湾桥闸断面氨氮浓度为6.86毫克/升,同比上年上升33.5%,未完成广东省下达的“主要污染物指标化学需氧量、氨氮浓度同比下降10%”的目标。2018年1~5月,海门湾桥断面水质综合污染指数较2017年同期又上升8.8%,形势十分严峻。

  督察发现,汕头市水体污染触目惊心。练江流域人口467万,根据测算日产生活污水近100万吨,其中近70万吨直排环境,流域内所见水体几乎都色黑如墨。尤其是汕头市,截至目前所有乡镇均未有效处理生活污水,铜盂、谷饶2个乡镇虽然建成污水处理厂,但由于缺少配套管网,或成为“晒太阳”工程,或从沟渠抽水处理后再排入沟渠。督察组随机检查练北大坑、谷饶溪、北港河,水体均严重黑臭,而且漂浮垃圾、粪污和死鱼,特别是北港河两岸,遍布垃圾,景象十分不堪。

  根据监测数据,2018年1~5月练江汕头境内几条重要支流北港河、官田水、峡山大溪和中港河的COD平均浓度分别达151毫克/升、226毫克/升、154毫克/升和325毫克/升,其中中港河监测最高浓度达到527毫克/升,超过地表水Ⅴ类标准12倍。

  督察发现,汕头市垃圾遍地令人震惊。根据汕头、揭阳两市提供的数据,练江流域每天产生生活垃圾约4800吨,无害化处理量仅约2700吨,广东全省仅3个区县未完成“一县一场”(一个县建设一个垃圾处理场)建设,其中两个就在练江流域。由于垃圾处理能力严重不足,导致垃圾乱堆乱弃、非法填埋或就地焚烧等问题十分突出。

  督察所到之处,水里、田里、岸边、路边、屋边随处可见垃圾。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大坑村工业废弃物随意倾倒、焚烧;铜盂镇李仙村的稻田里堆放大量生活垃圾、工业废物,甚至还有电子垃圾等危险废物;铜盂镇草尾村河涌内淤积大量生活垃圾。

  督察发现,汕头和揭阳两市整改任务严重滞后。广东省督察整改方案涉及练江污染整治的项目进展严重滞后,汕头市13个整改工程无一按期完成,揭阳市9个整改工程仅污泥处置中心和云落垃圾填埋场完成整改。14个污水处理设施及配套管网建设任务全部滞后,流域内已建成的15个污水处理项目,真正能够发挥减排效益的仅有5个。与2016年第一轮督察时相比,揭阳普宁市和汕头潮阳区均未新增污水处理能力;汕头潮南区虽投运3座污水处理厂,但进水COD平均浓度不到100毫克/升,最低的仅为40-50毫克/升左右,基本上是“清水进清水出”。

  督察组说,管理粗放乱象丛生。汕头市对垃圾随处倾倒、填埋、焚烧,以及偷倒工业废物的日常监管严重缺失,一有空地就有垃圾,水边、路边概不类外。汕头市潮阳区官田水沿岸150米的河堤曾有数百吨生活垃圾,当地为应付督察,临时覆土掩埋;普宁市占陇镇一垃圾焚烧站将炉渣、飞灰及油泥弃置河边,为应付检查,临时用沙土掩埋,性质恶劣。特别是在督察组听取汕头市委市政府汇报时,有关区县、有关部门对环境保护、督察整改、项目建设等基本情况说不清、道不明,甚至一问三不知,对中央环保督察整改工作的漠视程度令人震惊。

  督察组说,汕头对练江污染治理的重要性、严肃性认识不足,站位不高,作风不实。尤其是汕头市各级党委、政府对练江污染问题熟视无睹,对治污工作能拖则拖。2015年广东省出台练江污染整治实施方案,并作为全省十大民生实事进行督办,但整治计划基本落空;据汕头市汇报,2014年以来,汕头市级财政投入练江整治资金仅1.58亿元,且主要用于水闸、排涝泵站等水利工程建设,特别是中央环保督察反馈后的2017年,市财政局仅投入600万元用于练江治理,经问询仅用于水利工程建设。

  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以来至2018年3月底,汕头市委很少专题研究练江治理和督察整改工作,主要领导只在督察反馈后的第4天带队现场督导1次,此后再未带队组织专题督办检查。潮阳区纺织印染中心是练江污染整治中进展最慢的项目,整改方案要求2018年印染企业全部入园,但园区至今未完成选址工作,即便如此,区委也未专题研究。

  督察组说,汕头市不担当、不碰硬问题也十分突出。潮阳区纺织印染中心在建设中一遇到困难就停止推进,在建与不建上摇摆不定。谷饶镇污水处理厂2015年开始运行,但由于各种原因,至今仅建成配套干管1.14公里。河长制形同虚设,牌子立得很漂亮,但牌子之下的河道就是垃圾,现场检查练北大坑、官田水等河涌,一些基层河长对自己的职责不清楚,更未开展过有效的工作。

  针对上述问题,翟青表示,汕头市应切实提高政治站位,正视问题,真抓实干,坚决扛起练江流域污染治理的政治责任,确保督察整改落地见效。

  根据督察要求,6月17日,汕头市委召开常委会研究决定:市有关领导、各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定期到练江污染严重地方驻点督办,帮助协调解决问题;组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逐村巡查,督办整改落实;在汕头日报、汕头电视台等设立“环境整治曝光台”,发动群众曝光环境污染问题,不断传导压力。

  督察组表示,将根据“回头看”有关要求,进一步核实情况,查清问题,依法依规做好后续督察工作,对督察整改不作为、不担当甚至失职失责的,将依法依规查处到位。(一财网)
 

  链接+

  中央环保督察留给汕头13个整改项目无一按时完成

  无需保密,中央环保督察组“回头看”到广东一定会到汕头看练江的整治。然而,看的结果却令中央环保第五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很震惊:无论是事前踩好点的,还是临时动议,看到的几条河流,均是又黑又臭;垃圾随意丢弃、填埋;甚至在稻田旁堆放着电子垃圾。

  “请告诉汕头市相关同志,让他们就练江污染整治情况准备一份详细的清单,越详细越好。”尽管出发前,督察组负责同志一再叮嘱。然而,到汕头听到的却是,从区一级党政领导到各局局长,有关练江污染治理情况一问三不知。

  从污水管网到污水处理厂,从环保投入到基层党委政府一年研究了几次环保问题,账一笔一笔地算,项目一个一个地核,问题一个一个地深究。督察组发现,一年半时间,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留下的13个整改项目汕头一个都没按时完成。一年半时间过去了,练江污染依然如故。

  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建议汕头市领导们住到老百姓旁边,直到水不黑不臭。汕头市的领导们当即表示赞同。

  几次临时停车黑臭水体遍地

  查看练江的污染整治情况,汕头市潮南区是绕不开的地区。

  “师傅,在这停一下车。”6月15日下午,当督察组一行乘坐的中巴车行驶到潮阳区和平镇练北村和临崑上村的练北大坑地(练江的一条支流)时,督察组一行下了车。河水又黑又臭,河两侧排污口几米一个,污水正缓缓地流入河中,漂浮在河面的死鱼清晰可见。

  “老乡,这河水臭不臭?”在练北村和临崑上村,翟青逢人就问。“臭。我妈妈说,她小时候还在这里游过泳。”一位刚刚放学的小学生告诉翟青。“臭得很,多少年了,没有变化。”这是翟青问过的10多位村民的一致说法。

  走进村子,潮汕风格的建筑格外漂亮。然而,屋旁夹杂着洗衣、洗菜、冲地等的废水顺着一条条沟渠直接排入练北大坑地,“不仅是这些,我们这里的粪便也是直接排入练北大坑地。”一位村民告诉督察组,河的上游还有养猪厂,废水也是直排入河。

  “这还叫河吗?”翟青将问题抛给了潮阳区委书记蔡永明。沉默,蔡永明无言以对。

  铜盂镇草尾村河涌是督察组第二次喊停车的地方。一户人家的餐馆就开在一条沟渠旁边,餐馆废水直排沟渠。

  在潮阳区谷饶镇大坑村河涌,督察组看到工业废弃物随意倾倒,河涌发黑发臭,“还有没有干净的水,看一个,一个黑臭。”督察组叫来环保监测人员,现场检测河里的溶解氧含量。“溶解氧仅0.05毫克升/立方米。”“河水里氧气低到0.05毫克升/立方米,还能有活物?”督察组现场调研发现,谷饶镇不仅生活污水直排谷饶溪,而且工业污染严重。谷饶镇虽然配套建设了污水处理厂,但仅有配套管网1.14公里,不得已建成的污水处理厂只有从谷饶溪抽水处理后再排回河里。

  在潮阳区,督察组还对官田水东西两岸河水中的溶解氧进行现场检测,检测结果分别为0.11毫克升/立方米和0.13毫克升/立方米。

  离开官田水,沿着一条小溪,督察组徒步上行。一条混杂着各种垃圾、刚刚填起的土路引起了督察组的注意。“垃圾怎么就这样填了?”翟青当即要求把填起的土地挖开看看到底是什么。

  利用当地镇领导安排找铁锨的功夫,督察组一行来到李仙村一片水稻田旁,从电子垃圾、女士内衣加工废料到焚烧过的工业垃圾和生活垃圾,应有尽有。督察组无语。

  拿来铁锨,督察组回到新铺的土路,不用深挖,几锨下去,各种垃圾显现。初步估算,100多米的土路,被埋在地下的垃圾至少有200吨。

  黑臭水体条条;垃圾随意丢弃、填埋,在汕头市潮阳区,督察组所看到的一切,汕头市委书记方利旭、市长郑剑戈也同样目睹。

  练江治理就是一本糊涂账

  发源于广东省普宁市大南山五峰尖西南麓杨梅坪的白水磜,大小支流17条,由南北汇入71公里长的干流,干流流域面积1346.6平方公里。曾因河水清澈蜿蜒如一道白练而得名“练江”。练江也是潮汕地区的母亲河。

  2016年11月,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以下简称第四组)对广东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督察。其中,重点之一就是练江的污染治理问题。广东省对第四组的反馈意见中提出的问题进行梳理,最后确定围绕练江的污染治理,汕头市需要整改的项目有13个(原为14个,因其中一个项目合并,实际需要整改的项目是13个)。

  这13个项目包括建设潮阳及潮南两个纺织印染中心、两个垃圾焚烧发电厂以及9个污水处理厂。在广东省公开的整改方案中,这13个项目的整改完成均有时间表。

  按照汕头市政府的说法,位于潮南区的陇田污水处理厂已经完成了污水管网配套建设。“主干管建了多少公里?支管多少公里?毛细管多少公里?”“这些管网是什么时候建成的?”“现在污水处理厂的污染负荷多少?”就这些问题,翟青要求汕头市给出具体数据。“按照招投标方案,管网建设都完成了。”潮南区委书记张学龙回答。“什么叫按照招投标方案?”翟青追问。几个轮次的发问与反发问,号称已经完工的陇田污水处理厂,实际上并未按时完成建设并发挥应有的效益。

  贵屿污水处理厂是9个需要建设的污水处理厂之一。按照汕头市的要求,去年8月应完成污水处理厂的配套管网建设。据方利旭介绍,截至“回头看”督察组进驻,贵屿污水处理厂需要配套建设的11.34公里的污水管网,仅完成了8.8公里。事实上,在督察组的追问下,就是这8.8公里管网也被发现有水分。

  9个污水处理厂的建设情况,被督察组逐个问了个遍。

  汕头市政府告诉督察组,9个污水处理厂他们已配套建设了300公里的污水管网。但是,经过翟青一个水厂一个水厂,污水管网一公里一公里的核算,发现300公里的污水管网数目根本对不上。更令人不能理解的是,就污水管网实际建设情况,无论是9个污水处理厂所在地的潮阳、潮南区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还是汕头市财政、水务、城管等主管部门的局长们没有一个能说得清楚。同样说不清还有两个纺织印染中心、两个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建设运行情况。

  经过督察组的现场查看,逐个项目核实,汕头市需要整改的13个项目没有一个按照要求、按照时序完成建设。汕头市练江污染治理就是一本糊涂账。

  环保投入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就汕头市落实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存在的问题,方利旭坦言,汕头市财政投入严重不足。“按照整治方案,练江整治需要投入约220亿元。2014年至今,财政资金仅投入28.84亿元,其中,中央投入4.16亿元,省级19.12亿元,市级1.58亿元,区级3.98亿元。”

  与污水处理厂管网建设一样,汕头市的环保投入也不经查。督察组仔细调查发现,2017年汕头市环保投入仅为600万元。“600万元都投到了哪些项目?”对于环保投入问题,翟青同样盯住不放。最后发现,所谓600万元“环保”投入不过是搞了一个水利工程。

  显然,2017年,汕头市在城市污水管网建设上没花一分钱。

  “不建管网,就没法截住流入练江的污水,不截住流入练江的污水,就无法实现练江水变清的目标。”督察组奇怪,一条再清晰不过的治污路线图在汕头就是落实不了。

  经过督察组与汕头财政等相关部门仔细核对,近4年,汕头市环保投入仅占财政支出的0.2%,远远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相对于珠三角地区,汕头市确实不是富裕地区。但是,在督察组看来,环保投入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也是说不过去的。

  2017年4月,第四督察组指出:“汕头、揭阳两市长期以来存在等靠要思想,练江治理计划年年落空。”今年一季度,练江干流综合污染指数比去年同期上升7.8%,超过三分之二被抽查企业废水排放超标。广东省制定的整治方案依然未能如期推进。

  “汕头市练江污染的严重程度;市县乡各级层面对生态环境保护的漠视程度;对中央和广东省委省政府提出的练江治理要求的消极态度;练江污染治理的缓慢程度令人震惊。”督察组一位曾参加第四组督察的督察人员一口气说出的多个“震惊”强烈表达了督察组对汕头练江污染治理的失望与不满。

  “我看这样好不好,汕头市可以在老百姓居住的臭水边盖几间或者租几间房子,市领导们带头住到那里,和沿河老百姓住在一起,直到水不黑不臭。请你们考虑一下。”对于翟青提出的这个建议,汕头市委市政府有关负责人当即表示同意。

  在《法制日报》记者看来,住不住到臭水边仍有待时日加以证明。但是,它所传递出的一个信息再明确不过,那就是:“只有与老百姓感同身受,污染治理才有希望落到实处。”

  6月16日,阳光灿烂,督察组一行离开汕头。汕头市一位领导说,练江是汕头之耻。汕头会借督察组“回头看”之力“雪耻”。希望这一天来得不要太晚。(法制日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