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龙头被生态环境部点名 专项工作组进驻沙钢集团

2018-06-29 02:05:14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张家港市表示,在进驻沙钢集团期间,张家港市环保局已对沙钢存在的工业固废露天堆放等环保问题进行了立案查处。下阶段,市环保部门将持续加强对沙钢集团的执法监察力度,对发现的问题依法依规从严处理。

  中国民企百强龙头、国内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沙钢集团,因长期累积的百万吨钢渣等工业固废随意堆放在长江岸边等多项环境污染问题,遭到了生态环境部的公开通报批评。

  生态环境部在6月28日上午的通报中称,沙钢集团作为一家大型民营企业,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对中央环保督查组交办的污染问题重视不够,“整改敷衍,一犯再犯”。

  中央环保督查组还对沙钢集团所在地政府进行了批评,认为苏州市及张家港市党委政府生态环境监管薄弱,“以罚代管,一罚了之”,致使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对此,沙钢集团、张家港市政府于28日当天对澎湃新闻回应,表示将快速、全面、彻底整改,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并问责相关责任人和干部。

  沙钢集团表示,将全力以赴做好整改工作,做“有担当的企业”,全面推进绿色发展,坚决做到“生产服从环保、降本节支服从环保”。

  张家港市表示,深刻认识该市存在的突出环境问题,力求“快速整改、全面整改、彻底整改”,并举一反三、标本兼治,以铁心、铁面、铁腕、铁纪、铁痕的要求,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将环境问题的突出痛点转化为高质量发展的关键通点。

  苏州市、张家港市两级纪委监委也已介入开展调查,对存在监管不力等失职失责行为的相关党政干部进行立案查处和组织处理。目前,张家港市已问责各级干部和相关责任人34人,其中对16人进行党纪立案、8人进行诫勉谈话、6人进行提醒谈话,对沙钢集团4名责任人分别给予降级处理、撤职处理。

  沙钢集团:“降本节支服从环保”

  澎湃新闻记者从生态环境部的通报中看到,沙钢集团的环境污染问题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烟尘污染依然突出,未按要求安装除焦除尘和焦炉烟囱在线监控设施;钢渣违规堆放,垃圾填埋场有大量工业固废;百万吨钢渣弃置长江岸边,距长江水线仅800米,直接危险长江水环境安全。

  据介绍,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进驻江苏期间,督查组就接到了群众反映的对沙钢污染的相关问题举报,并转交地方查处。

  然而,对于督查组交办问题,沙钢集团没有引起重视,没有举一反三,以至于近日中央环保督查“回头看”时,沙钢集团仍有多项环境污染问题非常突出。

  “沙钢集团大量钢渣在距离长江如此之近的地方长期存放,缺乏必要的污染防治设施,既暴露出沙钢集团环境管理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也反映出当地党委政府生态环境监管薄弱,以罚代管,一罚了之,致使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生态环境部表示。

  6月28日,沙钢集团公司董事局常务执行董事、副总裁,集团党委常务副书记陈晓东对澎湃新闻说,自中央环保督察组于6月13日前后下沉现场督察指出上述问题后,该公司就开始整改,“目前已大部分整改好,会定时发通报,给社会一个满意的答复”。

  陈晓东还表示,现在社会有关环保的标准提高,生态环境部提出来的问题“可能我们以前还没有足够认识,但现在会全力以赴整改,做有担当的企业”。

  沙钢集团表示,将认真反思督查组反馈问题,认真履行社会责任,全面推进绿色发展,坚决做到“生产服从环保、降本节支服从环保”;在问题整改期间,公司班子成员“包分厂、进车间”,确保管理上衔接到位,推进有力;在问题整改上,对能马上整改完成的立即组织实施整改,对已经实施整改的,加快推进整改,力争早见成效。

  张家港:成立专项工作组进驻沙钢集团

  针对中央督察组反馈问题,张家港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6月12日下午第一时间约谈了沙钢集团主要负责人,对恒乐建材、和源钢渣两家企业立即封场整顿,对相关区域环境问题立即部署,全面整改。

  紧接着,市委、市政府先后5次召开紧急会商整改会、现场整治部署会、“环境保护百日攻坚行动”动员会、市委常委会和专题会办会等,围绕整改,进一步明确责任,强化落实。

  张家港市政府表示,已于6月14日成立专项工作组进驻沙钢集团,并会同区镇、第三方专业机构开展全覆盖、拉网式排查,已累计交办了6大类62个具体问题。

  张家港市表示,在进驻沙钢集团期间,张家港市环保局已对沙钢存在的工业固废露天堆放等环保问题进行了立案查处。下阶段,市环保部门将持续加强对沙钢集团的执法监察力度,对发现的问题依法依规从严处理。

  据张家港官方介绍,苏州市、张家港市两级纪委监委第一时间介入开展调查,按照“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问责、终身追责”的原则,对存在监管不力、审批不严、责任缺失等失职失责行为的相关党政干部进行立案查处和组织处理。(澎湃新闻网)
 

  链接+

  为邹平点赞,为沙钢担忧,为常德着急

  想必大家这周被几件事情刷屏了:齐星债务重整西王终获解脱、抚顺特钢ST叠加环保督查沙钢压力有点大,常德政府撒气式发言震惊市场。

  首先扯淡齐星重整成功西王终获解脱。

  作为全国百强县,邹平县2017年共有三家民企位列中国企业500强,分别是第36位的魏桥集团(中国宏桥/魏桥铝电/魏桥纺织)、第416位的西王集团、第483位的创新金属集团。

  2017年3月末因为一场做空风云和担保代偿事件,前两家企业几乎同时被聚焦在债务危机的灯光下,只是因为所在产业环境及政策的不同、核心竞争力的差异,两家企业在因对危机时,走出了不一样的道路,所幸最终的结果,对于他们自身来说,还不算坏。

  这周媒体报道,在地方政府强力介入下,齐星集团债务重整事件终获进展,地方国企邹平城建以约62亿的代价清偿齐星集团及其子公司相关债务,并获得齐星集团及其下属27家子公司100%股权。

  据媒体报道,西王集团之前为齐星集团担保的29亿元此次亦获得圆满解决,按照“齐星各担保方按照担保余额10%进行代偿”,西王预计付出代偿在3亿元左右。

  这是一个一举多得的事情,地方政府成功化解区域金融问题,融资平台实现从单一的市政代建业务向热电、电解铝、新能源等经营性业务转型,西王集团担保解除实现轻装上账。

  当然话又说回,自17年3月底发生齐星集团债务危机后,西王集团受到的压力是相当大,且不说后续公开市场债券难以发出,二级市场估值高达20%以上,生产经营受到冲击,大公国际怒降评级,企业自身受到金融机构的挤压所差点遭受的现金流断裂,想必王董事长现在回想还历历在目,再次特别要提一点,西王要感谢供给侧改革推动的这轮钢价上涨。

  上个周日央行开启定向降准,释放7000亿元资金,其中5000亿定向释放给25家过于大行、股份制行。相比作为股份制行,恒丰虽然规模小点,但也多多少少也被释放了点资金。

  央行降准新闻稿说的很清楚,这5000亿专门用于债转股,需要各行建立工作台账,按时汇报,作为唯一的起家于山东省内的全国性股份制行,恒丰银行扛起这个大旗。

  中央本次也没有针对债转股并没有准确提及所有制性质,西王集团跟齐星集团的互保具有历史原因,这次西王受累于齐星事件,自身元气损伤,加之企业作为中国最大的玉米油生产企业,本身从事制造业,是非常适合央行所规定的的债转股的企业,建议恒丰银行牵手西王债转股吧。

  那么,大公国际是否要把西王的评级展望调回至稳定?

  再扯淡最近遇到点糟心事的沙钢及其沈老板。

  沈老板及旗下的沙钢集团最近遇到两件糟心事,第一件事是去年出资约45亿重组陷入债务困境的东北特钢,并获得后者旗下上司公司抚顺特钢,没想到抚顺特钢在17年度报告准备期间,发现约25亿的存货不翼而飞,经历追溯调整后,抚顺特钢连续两年亏损,被交易所ST,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沈老板去年切入东特钢重整,完全是利用自有资金,在股权关系上跟旗下沙钢集团是分割的。当初东特钢事件及其千层浪,很多公募及券商深陷其中,企业及当地政府的消极应对,一度破势国开发出公开信。

  市场一度以为同在辽宁、同为国企的鞍钢,或者本钢,是最有可能接手东特钢重整的,但没想到远在千里之外的钢铁沙皇切入进来。遥想当年建龙重组通钢悲剧,此次不管是为利益所诱惑,还是被政府所说动,沈老板北上,可以说既有勇气,也有担当。

  只是目前不太了解,抚顺特钢追溯调整连续两年亏损,是沈老板要跟过去的抚顺特钢一刀切呢,还是进入后发现其中的窟窿超出想象,或许两者都有吧。希望大连那片土地不要让沈老板失望。

  第二件是生态环保部近日点名沙钢集团,“作为大型民营企业,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贡献,但对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问题重视不够,整改敷衍一犯再犯”,从通告所发出的内容来看,措辞相当激烈。受此影响今天沙钢集团中票成交好几笔,但基本围绕估值,说明市场情绪尚可,二毛说他一直在等7%的ofr。

  沙钢绝大部分钢铁主业都在集团,上市公司沙钢股份只有一小块钢材业务,按照17年报,沙钢集团收入1200亿,沙钢股份仅120亿,占比在10%左右。2017年粗钢产量排行中,宝武集团6539万吨、河钢集团4400万吨、沙钢集团3835万吨、鞍钢集团3422万吨、首钢集团2763万吨,沙钢是前五中唯一的民企。

  从过去几年的财务表现来看,沙钢集团的盈利也随着行业周期波动,但过去十年中仅仅有2012年营业利润为负,而在卖钢铁不如卖白菜的14年到15年,沙钢连续均两年实现盈利,那两年无数钢铁国企亏损累累、哭爹喊娘。

  沙钢集团的区位优势、规模优势、成本控制能力、经营的灵活性以及没有历史包袱,或许是这些年来能够其能够穿越行业周期的原因所在。如果企业一年牛逼可能是勇气,但连续多年牛逼,其背后所形成的核心竞争力才是支持企业前行的重要因素。

  自这轮供给侧改革以来,大量的地条钢、中小落后产能被淘汰关停,在房地产需求持续超韧性的背景下,需求不差叠加供给弹性收缩,钢铁行业利润持续维持高位,18年1-5月,钢铁行业利润同比去年增长100%,沙钢公布的一季报利润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行业如此赚钱,以至于跟中下游受紧信用影响的其他制造业企业,形成鲜明的对比。大大一直在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时候让受惠于供给侧改革而赚钱到手软的沙钢们(还有去年发钱到手软的那个)拿出点钱来,整治过去被他们所破坏的山山水水了。

  从信用资质角度来看,在需求未大幅恶化的情况下,供给弹性缩小以及时不时的环保限产,沙钢的高额盈利预计仍会持续,其财务杠杆已经连续五个季度在下滑,在行业内亦处于相对较低水平,行业的款到发货政策使得经营获现持续处于较好水平。

  只要拿出真诚的态度,本次环保点名风波预计不会对沙钢生产经营带来重大影响,债市亦没有形成明显负面抛售情绪,不过谨慎的老司机估计还会观察。

  最后再扯淡常德震惊全场的会议纪要。

  万万没想到湖南竟然成了近年城投债的是非之地,宁乡撤函、常德退出平台、邵阳被点名、耒阳发不出工资,中间还有协会暂停发债传闻,这次又传出令人震惊的威胁式发言。

  关于常德会议发言的内容,政府已经辟谣,但事情的真真假假不好判断,但至少反映出这么几个事实:

  事情的严重程度估计超出市场想象。

  政府规则和契约意识淡薄。

  政府官员亚历山大。

  YY老司机已经整理了常德当地平台债务情况以及跟当地财政税收的比较,区域财政吃紧、债务亚历山大的困境不用多说。近期二级市场已经出现湖南某些区域城投债券的抛售,甚至是一些14年以前发行的城投债也被10%以上的抛售。不知道是市场过于紧张,还是风险确实如此。

  其实这个也没什么可扯淡的,本质就是前些年借钱太多了,遇到了政府整治融资平台隐性债务,再加上资管新规表外融资渠道断裂,在债务不断到期的情况下,地方政府捉襟见肘。

  政府的底线是一定不能发生系统性风险,但保哪个不保哪个,考验的不仅是政府处理债务问题的智慧,还有持仓投资机构的运气。(华尔街见闻 作者:附件二)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