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省市试点网约护士:市场需求巨大有效供给不足

2019-02-20 07:56:4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  网约护士市场需求一直就存在,但由于护士闲暇时间少、客单价低、法律存在未解决的问题,难以形成持续供给。  滴滴打针来了。  近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及试点方案...
  网约护士市场需求一直就存在,但由于护士闲暇时间少、客单价低、法律存在未解决的问题,难以形成持续供给。

  “滴滴打针”来了。

  近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及试点方案,确定今年2月至12月在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广东省6地试点“互联网+护理服务”。从护理服务提供的范围来看,这项试点工作主要针对我国的失能和半失能老人。

  通过在手机APP上下单,便可预约护士上门服务的“网约护士”需求很大,但这种为家庭减轻负担,节省医院病床资源的新兴方式,在引发广泛讨论的同时,也受到关于安全性的多方质疑。

  安全存疑

  “之前就跟同事讨论过网约护士平台,但身边没有人去注册,最主要的是担心人身安全。”某公立医院儿科护士张萌(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平时工作就很忙,休息的时间就想留给自己。”

  广州某三甲医院的眼科护士王梦(化名)也表示,家人不会同意自己去做这种兼职。“网约平台或多或少都会存在一定的风险,就像前段时间的滴滴打车接连出事,就算配备了专门的定位系统,如果有危险发生,都来不及喊救命。”

  此外,从技术角度看,护士在患者家中进行的某些操作,相比医院,也会有更大的风险。

  “在家进行操作的风险肯定比在医院大,输液反应避免不了,万一出现过敏,直接要命。”某公立医院医生张伟(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举例,“比如青霉素过敏,查不出什么成分,有很多做皮试没有问题的,但是输液到一半就开始过敏了,有时候在病房抢救都来不及,每个医院每年都会发生这样的案例。如果出现在家里将会存在更大风险。”

  此外,有些操作在病人家里进行,也会面临卫生条件不合格的窘境。王梦表示,“相对来说,去患者家里进行操作,比正常去医院就诊的更棘手一点。如果卫生条件不到位的话会造成病人的感染,也不太安全,在医院的话会有各种消毒措施,护士上门护理的话,一般带的东西都不全。”

  从患者的角度来讲,也担心“网约护士”存在一定风险。记者了解,病人关注的是护士的资质、经验以及上门服务的质量,担心上门的网约护士资质不够,不能提供安全可靠的医疗服务。

  此前,有媒体报道“医护到家”平台的注册护士因涉嫌违规执业被调查,起因是有护士帮患者注射“不允许院外注射的药物”,甚至还能上门抽血用作鉴别胎儿性别。

  因此,在此次的试点工作方案中也明确指出:派出的注册护士应当至少具备五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和护师以上技术职称,能够在全国护士电子注册系统中查询。

  但不可否认的是网约护士仍具备广阔市场空间。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60岁以上人口为2.4亿人,占总人口的17.3%,我国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有1.5亿,占老年人总数的65%,失能、半失能的老人4000万左右,失能、高龄、空巢老人的增多。

  对比之下,截至2017年底,我国注册护士总数超过380万人,占卫生计生专业技术人员的42.3%,但是相对于目前4000万的失能、半失能的老人来说,目前护士的供给仍然不足,目前只能盘活存量。

  “这是一种趋势,将来病人更多是居家养老和护理。网约护士、网约护理给当前的医改增加了一种新的服务模式。”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表示,“网约护理是形势的需要,是大数据和社会需求的相结合,过去传统医疗占据大量的医疗资源,有些有需要的人进不了医院,有些小病大治占床位,很多病不需要在医院进行,比如插胃管。”

  尴尬定价

  “网约护士”的收费标准也是重点话题。

  记者从“滴滴护士”APP上查到:打针(皮下、肌肉注射)139元/次,高级输液(静脉点滴)268元/次,更换胃管及鼻饲300元/次,与公立医院的服务价格相比高了不少。从成交量上,记者发现“滴滴护士”平台的成交量均在4000—8000人次之间,而在另外一款“医护到家”APP上,显示静脉点滴输液已有45304人次购买。

  但是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网上平台上的预约价格跟实际成交价格有出入,很多平台上的成交量都是刷出来的,而并非真实的成交量。

  王梦对记者表示,一些简单的护理,例如输液,成本加耗材一共才十几块钱,平台上的价格贵了十几倍。但是如果除去各种成本以及平台的分成,到达护士手中的价格在150元左右。

  广东威尔医院、医生联合集团CEO林子洪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网约护士涉及到护理专业,在客单价方面会受限,因此发展方面也会受限。”

  南京某三甲医院护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护士的工资收入在不同科室存在一定绩效差异,一些热门科室护士月收入上万很普遍。但是护士平时的工作节奏快,需要上夜班,闲暇时间较少,选择兼职网上做护士的可行性相对小,相比之下一些公立医院皮肤科美容科的护士似乎更适合这个。他们平时不会特别忙,又可以从事一些简单上门,且需求大的美容业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现在国内很多社区附近都有大量的民营的诊所,四线、五线城市诊所上门输液的价格大概是3块钱、5块钱,北京地区是最贵的大概15块钱。

  但前提是,第一次输液一定是在诊所,要看患者对药物是不是有过敏反应。相比较而言,“网约护士”平台更显得“高端”,定价更高。但对一线城市从业者来说,算上上门服务的路费、时间成本又显得并不可观。基于此多位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市场化定价应当成为趋势。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向记者表示,“现在国家对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绩效进行考核,目的是把人钉在岗位上,因此公立医院的护士出来多点执业存在一定阻力。网约平台上的护士大部分都是来自民营机构或诊所,出了医疗事故很难处理。”

分享到:
责任编辑:zsz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