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服务 > IT网络 > 正文

新氧上市:医美行业的救赎?还是资本下的早产蛋?

2019-04-30 15:08:15   来源:it世界网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  一、以新氧为代表的医美垂直电商,截至目前,并未有效助力行业发展,并未完成商业壁垒构建,且破坏了医美行业生态,交易效率低下,丧失了用户信任和医院公信力,商业模式存疑。  二、医美垂直电商前途看淡...
  “一、以新氧为代表的医美垂直电商,截至目前,并未有效助力行业发展,并未完成商业壁垒构建,且破坏了医美行业生态,交易效率低下,丧失了用户信任和医院公信力,商业模式存疑。

  二、医美垂直电商前途看淡,资本们必须现在上市收割,否则便来不及。

  首先,不得不承认,作为医美创业项目真优美的负责人,我很难完全剥离对新氧、更美等一系列医美电商平台“羡慕嫉妒”的情绪。过去几年医美垂直电商融资全面碾压其他医美创业项目,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惊呆我们的不是资本们的魄力、胆识和充沛的资金量,而是投资行业在医美领域里表现出来的的贪婪、盲从和无知;惊呆我们的是部分一线媒体缺乏深度调研,忽略行业事实、无视和掩盖真相的新闻态度,得资本宠幸的项目全是鲜花和掌声。

  “皇帝没穿衣服,真的很难被发现吗,还是很难说出口?”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的项目,在医美行业已成过客,而我也已成为医美麦田里的一个守望者。

  我也面见过不少资本,除了对牛弹琴和假投资真学习的资本外,其他资本纷纷选择了一种很有趣的态度,回避参与非医美垂直电商的投资,即使不看好医美垂直电商甚至暗自嘲笑,也不敢投资其他医美创业项目。

  后来我渐渐明白了,除了我个人能力欠缺,自身项目还不够好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投行也是个江湖,而江湖讲究的是帮派、规则、实力、义字。不是每个看好的项目都可以投的,乱了江湖规矩,以后没法混了;没有带头大哥的项目,别蹚浑水。

  一、新氧上市,资本下的早产蛋

  在医美行业,这一年毫无疑问是属于金星的、新氧的、张颖的、经纬的、邵辉的、优翔国际的。5月2日,新氧将如期上市,预计定价11.8~13.8美金,计划募集1.79亿美金。

  医美垂直电商平台上的各医院们,当你们兴奋的转发点赞,为行业兴旺嗷嗷叫好的时候,请静下来想一下,新氧上市整个事情的经过,以及行业的问题和现状。帮别人数钱不要紧,但要搞清楚卖的是谁、谁被强奸了,再数钱点赞。

  作为真优美的项目负责人,我非常清楚,新氧这样的成绩来之不易,各种酸苦无法言表,尤其是在移动端流量逐渐枯竭的背景下,即使有巨额的资金扶持,金星能带领新氧顶着各种质疑走到今天,实属不易。

  但,如果真的以为自己是医美救世主了,就过了。想起了那句老话: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由现在新氧整体情况看,尽管用了6年,算是够缓了。但是:广积粮做到了;另外两个词,一个未遂,一个飘了。

  “你不管做什么事情,如果做得太好了,一不警惕,就会在无意中卖弄起来。那样的话,你就不再那么好了”——《麦田里的守望者》

  以新氧为代表的医美垂直电商模式,真的可以称王了吗?作为医美人,我有另外的看法。

  1、2018年新氧全年营收6.17亿,这个数字很漂亮吗?

  我的答案是:相对于江湖地位和烧钱规模,不够漂亮。全球最大的企业增长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统计2018年中国医美行业规模为1217亿元;中国产业研究院分析显示2020年医美行业将有2656亿的市场规模。无论中外不同的分析差距多悬殊,作为第一医美垂直电商平台的新氧市场份额和影响力太小了。

  2、年盈利5508万,月均盈利459万,广告收入占比62.3%,营销费占比总收入50%+且开始上升,获客成本增长21%,这个利润健康吗?可持续吗?可高速海量复制吗?

  我的答案是:NO x 3。在医美行业,很多中型医院单在百度竞价上一天就能消费十万乃至数十万,全年消费上千万整形医院比比皆是。一个医美平台月盈利459万,只能说明医院的大量预算并未投放到这里。

  另外,营销费用占比上升,往往意味着到达流量天花板,意味着流量失血,意味着平台交易效率下降。哪怕继续在《奇葩说》《谈判官》《吐槽大会》等多个一线影视剧综中植入广告,且在各大视频网站长期购买流量资源,也不见得还能收获增量的用户,这种营收价值不可持续,也无法海量复制。

  3、如此“华丽”的数据,为何着急IPO?

  医美垂直电商无论初心怎样,烧了多少美金,商业模式存在问题,眼前看似华丽的数据实则疲软,且恐难持久。如果说竞价广告是“品牌回流”的收割,那么医美电商是什么呢?

  我的答案:以新氧为代表的医美垂直电商的上市,无论烧掉了多少钱,做了多少种试错,截止目前,只不过是资本下的早产蛋,并没有完成足够好的行业价值的探索和商业壁垒的建立。但由于内忧外患、四面楚歌,必须要尽快收割,想用上市的钱退守新的壁垒和必要的资本退出。

  新氧上市,不是医美行业的救赎,而是资本下的早产蛋。

  

 

  鸟巢这个巨蛋:2003年12月24日开工建设,2008年3月完工,总造价22.67亿元。

  

 

  新氧:天眼查数据显示,2013年开始,新氧一共经历了6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15亿元。2018年末,完成兰馨中国领投,中银国际、中俄投资基金、经纬中国跟投的7000万美元E轮融资后,6年至今融资7轮,总造价约19.69亿=0.87个鸟巢。

  2019年初,新氧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交出一份看似漂亮的成绩单,目标直指一个:趁着数据现在还好看,快速上市掩护资本退出收割。与此同时,医美行业全线崩塌,大面积倒闭;大量求美者依然无处安全便捷选择高质量医美服务。

  二、上市身后,一系列行业问题悬而未决

  本该高频、刚需、海量的微整形盈利项目,在医美垂直电商平台的“创新”之下,毫无利润。并已蔓延到手术项目,一片苦海,杀伐不断。不正规医美依然遍地横行,超过70%以上的正规医美机构大面积苟延残喘,纷纷求转让。谁之过?

  各医美电商平台上,真假案例混杂,P图技术华丽,订单预约询盘数据失真。平台上的没有资质的医生,曾荣获年度大奖推荐和排名优先。

  据城市信报《新氧APP给无证整形医院认证,赔偿却只由医院承担?》这篇文章报道,新氧APP上的青岛金岛医疗美容门诊部,历史预约2157次,案例237个,全5颗星的好评,没有正规资质。

  2017年9月28日新氧入股联合丽格,表面双赢,细思极恐,这是新氧无奈却又必须的选择,平台上真正的好医生太少了。我曾与李滨先生(联合丽格董事长)有过一碗炸酱面的交情,他给我留下的几个印象是:懂资本、爱行业、会放权、敢博弈。可惜后期我势能乏力,未有合作机会,略感遗憾。

  此次新氧与联合丽格的合作,联合丽格大赢,给自己暂时薄弱的品牌和营销增加了重要支撑。而新氧就此失去了平台最重要的属性 —— 公信力。背后的原因,耐人寻味。从此,其他重视客户隐私的医院和医生,谨慎入驻。

  2018年底,医美圈一篇《逃离新氧》语惊四座,在此引用文中的核心观点原文“新氧的虚假繁荣,仅源自于医美行业对第一次互联网转型的恐慌。而新氧,终将捆绑不住医美的未来”,随之又有《离开了新氧,我还能做什么(上、下)》对其观点认可和延续。

  坊间不断有信息传出,业绩猛涨的背后,掩盖了内部高管不和,宫斗频繁,近来随着上市临近,AB股尘埃落定,各自偃旗息鼓,等待收割。

  医美电商平台与其他电商小二出问题一样,数据泄露频繁,屡见贪腐。部分信息属于传言,没有证据,无法论证真假,且创业道路上即使出现些问题,也非常正常,无可厚非。但科学的、有价值的创新,其商业模式在一定规模化后应该产生最基本的结果:更高效率、更低成本、更好体验,而对于医美垂直电商的交易两端来说,医美行内推广人士和求美人士恐怕远远达不到这些结果。

  新氧实则一颗“刷”出来的巨蛋。

  滴滴打车某著名投资人,曾在一个微信群里说:刷,也是一种运营手段。没错,在这样的大环境里,不刷就会被劣币驱逐,刷得狠数据才能长得快,资本才会信赖,客户才会买单。不刷,就是不懂运营,不刷,就等着扑街吧。多么可怕的现实,不变成劣币,就会被劣币驱逐。

  而刷,被新氧运用的淋漓尽致,已经几乎成为新氧成长路上的一把双刃剑,一个“品牌跟随词”了。而作为一个医美行业的平台型企业,信誉才是最重要的。聚美优品因为失信已经衰败,就是最好的例证。

  对医院和对医美垂直电商APP来说,刷,价值观相同,各取所需,早已彼此默契共识。我曾听一个医美培训导师谈到,他会培训医院的APP运营团队,特价活动的零点开始,工作群里发指令,让上百个员工各自在手机上秒抢空,交易量很容易就上去了,热门的气氛也上去了,实惠也不会留给外人。

  平台不会管,他们正巴不得交易量多些,交易金额多些,好去再融资。烧钱阶段,这些钱都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返还医院,皆大欢喜。这是一个新氧网评论软件,专门供医院运营人员高效使用。

  

 

  图源网络

  腾讯财经近期引用了英为才情的文章《新氧赴美IPO:“互联网医美第一股”迅猛增长背后隐痛不少》,其中也分别谈到了,持续刷单1年,员工向医院承诺刷单的钱“次日退还”,多刷10万元可以赠送2个社区的展示广告位,聊天截图被曝光、盗图伪装优质案例置顶、推荐的医院没有资质造成事故。

  

 

  图源网络

  关于新氧成长路上的各种刷单,网易号“bibi侠”2018年12月的一篇《新氧:一款用道德败坏和数据造假来充当氧气的APP》,可谓图文并茂,涵盖了医生刷单、医院刷单、app刷排名、app刷评论等各种证据截图,感觉是专门黑新氧的,但如果真没有这些事情,也无法被人抓到这些证据了。

  

 

  收稿的时候,看到了互联网媒体‘铅笔道’,最新的一篇评论《马蜂窝“造假风波”6个月后:传裁员10% 新融资无音讯,上市计划被搁置》。

  我知道新氧上市已经不会被搁置,恭喜资本。

  医院们怎么看待医美垂直电商?

  大医院:大部分带来的客户都是蝗虫客户,专为低价活动而来,吃完就出门去隔壁继续吃,没有二次开发和服务的机会和价值。我们只是拿些低价产品导流工具而已,赚些医院的人气,且占比很小,之前就是占个位置,确保自己能露出。

  如果认真做电商,我们会把主要精力放到天猫、新美大,因为流量更大、线上和线下的数据交叉匹配融合、用户属性更健康、千人千面下有机会覆盖高质量客户、接触客户的场景可以不是被比价和排序。

  另外,抖音、小红书的达人社交媒体生态正在逐步向电商转移,我们也在密切关注,这类媒体的成本更低,达人对粉丝的影响力更强,我们也比较看好。

  中型医院:有点儿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加上我们后台的运营人员成本、咨询师转化成本、医生工资成本,几乎没有利润。而且,现在医美电商广告费用越来越贵,效果没法保证稳定的前提下,很难保障每次投放都能平衡收支,以后如果大医院像百度一样进来砸钱,我们这种机会也没了。

  小诊所:光脚的先吃口饭饿不死再说,反正就几个员工,房租也低,我就做低价,除了手术和打针也没有什么其他高成本的增值服务提供,一个月几台手术就能活的挺滋润。

  医生们怎么看待医美垂直电商?

  好医生:没空在APP上接待答疑,且无需推广自己,早已门庭若市。另外,不屑与各种低价手术和造假日记为伍。

  新医生或自己创业医生:低价也挺好,平台还负责定位和包装,我暂时还不需要品牌和复购,只要练手还赚钱就行,自己还年轻,学本事最重要。

  小部分公立医生:暂时还不敢离开体制内的医院,在公立医院只能捡主刀医生的剩儿做手术,练习机会不够,多点执医下如果医院允许,可以在医美垂直电商平台上赚些外快还能增加临床机会,还挺好,不过只能业余时间参与。

  民营医院里的医生:医院方不希望我个人品牌太强势,而我在医院里面不操心还旱涝保收,高工资,高提成,这个医院不行了,换一个收入也照样有保证。

  几乎烧掉了个鸟巢,还存在这么多问题,也许只有一个答案:医美垂直电商模式不适合医美行业今天的生态。

  三、复盘新氧部分资本布局

  资本和医美垂直电商平台,各司其职,目标明确,彼此舍得和担当。融最多的钱,刷最大的量,讲最好的试错故事,能改变行业最好,改变不了行业,就把行业先打烂,所谓不破不立,让生态更坏,然后砸钱在流量入口,逼医院走投无路,通过阶段性垄断真空期,做出好看的业绩报告,然后趁数据暂时好看,迅速上市套现部分退出收割。

  大量医院倒闭了,与资本无关,是你们自己不会运营;大量消费者上当了,与资本无关,是无良医院手段阴险。

  很遗憾,尽管这就是事实,但站在资本、医美垂直电商平台的角度,这样做,没有错,他们都做了自己本该做的事情,并且初心都是好的:让行业更美好。

  就像一个纯真善良的孩子,好心想给家人做顿晚餐,确把家点着了。一切都失控了,包括自己的初心。问题是,烧的如果不是自己的家呢?

  医美行业资本下蛋的各个角色和分工:

  角色1:经纬创投。在最会骑摩托、最会做公众号、最重视投后管理的投行男神张颖的指挥下,长袖善舞陪伴新氧5轮融资,对新氧的投资操盘每轮的故事和节奏都撮合的恰到好处,确保了“融最多的钱,讲最好的故事,造最好的势”,同时略不光彩的脚踩两只船投资新氧和更美,这足以说明经纬对医美行业的饥渴和专注。这种凶悍的打法,很爷们儿、很犀利,很经纬。

  

 

  角色2:邵辉先生。作为新氧的天使投资人优翔国际的代表,神龙见首不见尾,没看到太多干扰公司运营的言行,但新氧需要他的时候绝不含糊、异常果敢。除了早期以远大于金星的控股比例做了天使投资成为实际控制人,还在新氧C轮难以融资的时候乔装腾讯投资挺身而出续费,更有临近上市舍弃投票权的大局大义之举。

  从天使期的控股比例分析,邵辉先生早期是想高股权诚意雇金星打工的,但后期修正了目标,让贤退位。整个过程进退舍得,挥洒自如,我相信除了金星本人,新氧的所有投资人都对他会赏心悦目。当然,我也相信,此举必然有其应得等值的回报,资本有资本的游戏规则。

  角色3:金星。我内心敬重的对手,尽管我不认同新氧的商业模式,但他沉稳、适度低调、好学习、产品严谨、运营节奏感强,依然很值得我尊重和学习。但很可惜,我们项目在资金量上从天使轮就被甩出太远,没能一直较量下去。

  但他从开始天使投资进入就被挤压成小股东(作为创业项目不科学也不合理),确能始终赢得投资人的信任和支持,并最终轻视A股价值,而拥抱B股投票权掌控公司。一路坚持、舍得和包容,足以看出他爱新氧爱行业有多深。至今,我依然敬重他的为人,但不认可他的模式。

  “一个人不成熟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的死去,一个人成熟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的活着。”—— 《麦田里的守望者》

  角色4:新氧团队。完美的配合资本完成了每一轮试错故事的融资,并且各项数据在需要上市的时候,或刷或赚。尽管每一个‘试错故事’的结果最终回顾品评都略显尴尬,但都能拿到一笔巨额融资,于此同时周围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少,这正是创业团队必须完成的使命之一,这才能在医美行业一骑绝尘到今天。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按照以下故事,查找对应的融资节奏。

  

 

  试错故事1:“新氧的云诊所”,全部关停并转了。

  试错故事2:“新氧的设备供应商”,无声息了。

  试错故事3:“新氧的美分宝APP分期产品”,最后版本为1.1.0,更新日期1年前。

  试错故事4:“美容产品电商频道”,已消失。

  试错故事5:“医美拼团”,已消失。

  试错故事6:“医美直播”,功能尚存,但达人和MCN生态未见。

  试错故事7:“入股联合丽格第一医院”,丧失公信力,重隐私医院不愿加入。

  试错故事8:“新氧.乐租”APP,医美物联网,最后版本为1.02版,更新日期是8个月前。

  试错故事9:“改名为新氧.专业医美APP”,不想评论。

  试错故事10:“天津新氧搜漾融资租赁有限公司”,2018年底成立助力完成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

  试错故事11:“业绩优秀,功成名就上(shou)市(ge)”。

  以上“试错故事”我只列举了记忆较深的一些,如果收集整理每轮融资的公关稿,应该会更科学缜密。

  至此,医美行业再没有对手了(没有其他模式创新了)?资本圈下的这盘棋就是传说中的“剩者为王”,在高强度的竞争压迫下,拼命地融资奔跑,初心不重要了,行业和用户价值不重要了,先以不破不立的姿态,破坏生态,在赛道上拼命地砸钱、双拼,在流量入口拼命的烧钱占位,补贴的让其他项目没法生存,剩到最后才有机会任意收割,这是过去几年互联网创业的基本套路。

  简单、粗暴、实用。这样套路和打法,最能符合资本的意志,最能掌控退出的结果,而不需要符合事物的本源。

  如果,仅仅是如果,站在尊重和理解资本属性和压力的背景,把资本们的这种行为,做正向的解读,让我想起曾经读到一句话,很适合表达这样无知、野蛮的疯狂:我们都有燃烧的激情,但很少有承认错误、刹车的智慧和勇气。

  可是,这个资本游戏,渐渐不灵了。因为流量枯竭了,大数据被BAT整合了,线上线下融合了,跟电商有关的一切交易都被新零售逻辑下的人货场贯穿了。独立垂直电商模式很难走通了,尤其是医美行业既不是到家也不是到店立即消费,更不是标品服务,依靠电商模式很多问题几乎无解。

  医美垂直电商平台们,既没有建立和医美机构的紧密关系,也没有建立纯净的有价值的内容体系,而唯一值得炫耀的自媒体八卦流量矩阵,也正随着新社会化媒体电商化而衰弱和瓦解。必须抓住狭窄的红利窗口期的美丽数据,继续讲故事融资,帮助资本撤离。

  

 

  所以,这才有金星刚刚说了“我们手里现金流充沛,不着急上市”,转身就提交招股说明书的奇怪行为。其实,说起来也不奇怪,无论创业者怎样有自信和情怀,本质上都在为资本服务,被资本操控,帮助资本利益最大化或者风险最小化。今天,尽快上市就是如此。因为医美垂直电商根本没有走通,也没有建立足够的壁垒,而且后期竞争压力巨大,很难有胜算。

  你说你有微信账号小程序矩阵生态,可以抗衡,先不说微信阅读流量下滑,明天微信还可能封了你;你说你有大量医院在线服务,明天天猫提供流量人货场,医院立刻就倒戈(新氧早期VP张帅,已经入职阿里大健康医美板块);你说你有APP社区和特别的功能体验,明天新美大用美食美体美容达人点评探店,高频打低频分分钟让你的客户忘记医美电商低频APP。

  “他妈的金钱,到头来它总会让你难过的要命。”——《麦田里的守望者》

  从新氧的核心竞争力、竞争格局分析,新氧为何匆忙着急上市?从新氧的2大核心力并不乐观。

  1、引以为傲的2百万整形日记中毒已深、四面楚歌。

  日记真实性堪忧:大量医院购买套图编写假日记和刷量,成为了基本的运营手段。金星曾经在亿邦动力电子商务年会上演讲中原话“我们的方法就是找了非常多的韩国整形日记,把他们翻译成中文,这样的内容对于国内需要的朋友来讲是一个相对原创的内容”。

  几乎全部日记都有严重的滤镜和美图:这在医美行业的日记分享中的真实性和客观性相对普通商品电商来说,似乎欠妥,因为普通商品买错了损失的是钱,医美消费者买错了损失的不仅仅是钱,还有上门面诊的时间和手术失败修复后的精神折磨。

  大量的整形医院,早已把在医美垂直电商平台上制作假日记当做必要的运营手段,大面积长期运营。毕竟,没有这些美好的日记,很难转化交易。

  如果真如新氧对外公布的整形日记已达2百万篇之多,即使平台要清污治理,如何操作识别?清理后还会剩下多少有价值的日记?清理日记后,大量医院丧失吸引力,无法成交,如何解决?

  小红书、抖音、头条、快手都在从达人平台进入电商交易,假设医美电商成为消费者认可的决策模式,那么这些达人平台随时可能入侵医美电商。

  2、顶着官司和烧钱得来的自媒体华丽数据风光不再。

  短视频及八卦图文,承担了大量侵权,成为上市公司后,必将成为肖像权及各种图片版权商针对的目标,必须收敛。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和启信宝信息显示,新氧存在68条自身风险,曾被李小璐、黄渤、鹿晗、林志玲、张丰毅等十余位明星起诉,多为肖像权、名誉权纠纷,另外存在3起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靠获巨额资本加持的医美自媒体数据的华丽不值得炫耀,也没有可持续性。因为前几年来以扛着官司八卦明星的方式,迎合海量、高频、刚需的八卦阅读需求,又大幅度烧钱买资源位置推广,自然粉丝和流量剧增。而对手大都是作坊式的娱记,内容制作和发行投入差距悬殊,自然没有对手可言,涨粉领先。

  但,这种操作只有红利期,而没有壁垒,下一波媒体更迭就出问题。随着长视频网站和微信阅读生态的萎缩,内容分发逻辑的改变,流量获取能力势必下滑,而抖音快手上数据惨淡无光已经证明。

  

 

  还有一个话题,上市后,怎么处理和更美APP的关系?

  本来最好的节奏是,新氧上市前并购更美,这样才是真正的天下一统,但目前看没有谈拢。如此高度同质化的合并,更美的估值也很高,没有数亿美金买不动更美的投资人及债转股的合约,也买不动刘迪骄傲勇敢的心。另外,由于金星股权相对较少,涉及多方并购,AB股的操作,也有难度。如果上市后再并购更美,那很可能被狮子大张口。

  难道这轮上市?就是为了并购更美融的资?如果真是这步棋,更美看似上市节奏落后了些,但实际占了先机。

  不合并?上市公司所有经营、数据都需要公开,税收要合法,流程要合规,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下,高度相同的模式与更美继续死磕?场面不乐观,后半场单靠砸钱,不一定能提高收益了。更何况,论砸钱,天猫、新美大、京东都是行家。

  任何成功的创业项目遵循的基本结果定义应该是:成本更低(拼多多)、效率更高(滴滴打车)、体验更好(迪士尼)。对于一个双边平台服务的双方都应该是如此。医美电商平台们,没有做到。

  医美垂直电商模式周围八面埋伏:天猫、新美大、京东所有电商平台2018年都开始发力医美电商,在大数据和大流量、线上线下融合、千人千面技术面前,假设医美电商成为消费者认可的决策模式之一,这些大平台更容易摧枯拉朽,清理台面。

  四、医美垂直电商平台这门生意到底如何?

  这个话题太大,我点到即止。

  1、医美消费既不是到家,也不是到店即刻消费,线下跳单普遍,医美电商如何掌控数据和交易?

  2、医美消费,决策周期长、决策成本高、交易频率低,如何用医美垂直电商模式确保流量转化效率?

  3、所有电商模式固有的成交量刷单刷评论的运营潜规则,消费者安全如何保障?

  4、大量假日记、假案例早已混合污染,如何清污治理,清污治理后如何保持交易活跃和效率?

  5、由广告费的大小决定流量的多少和排名:消费者安全如何保障?

  6、医美行业营销人员奇缺、流动性高,又没有电商行业足够发达的第三方服务群体,如何确保医院稳定运营电商后台?

  7、新氧、更美、悦美各大医美垂直电商平台或者参股医院、或者暗自控股医院、或者自己开医院,都已经纷纷丧失医美平台公信力,如何吸引重视客户隐私数据的其他医院加入?

  综上所述,医美垂直电商平台并不是健康的医美服务模式,至今并未探明正确的方向,且受内因及竞争因素影响,前景堪忧。新氧最好的上市时机就是现在,趁各项财务指标还好看,快跑、快收割。

  总结一下:

  新氧目前上市,无论初心如何,这是一场资本下的早产蛋,想通过上市退出收割或争取更多资金和时间继续探索。

  医美垂直电商截至目前是以破坏医美行业生态为代价的伪创新、伪成功,行业利润没了,优质服务空间没了,真假好医院、好医生被混淆了,平台上的日记内容污染误导严重,消费者选择成本和安全性并未解决,而迫于运营压力,平台又纷纷舍弃最宝贵的公信力,在短暂的垄断红利期结束之前,资本正打算收割撤离,留下一地鸡毛。

  医美垂直电商平台,并未做好符合医美行业特征的创新和服务,也没有建立起自身该有的壁垒,之所以暂时盈利,是因为收割的是用户从PC向移动端转移的红利,并企图用‘剩者为王’的阶段性垄断形成定价权和利益最大化。即,消费者已经全部从PC端迁移到移动端,资本大量烧钱在搜索结果页、APP下载市场、自媒体平台等流量入口布局医美垂直电商平台,再通过补贴吸引医院将项目和服务摆放到这些平台。

  如此简单粗暴的“创新”,哪怕是转化率低效的,哪怕是不符合行业规律和特殊性的,也必然能够产生转化和收益。但由于大量的理性高价值用户难以信任以低价、大量假日记、假照片为诱导的交易,且无法解决低频、决策周期长、严重跳单等行业问题,这才造成烧掉了几乎一个鸟巢,移动端医美流量几乎垄断的格局下,月盈利还不足500万人民币。

  丢失了消费者的信任和医美行业公信力的医美垂直电商平台,暂时的小垄断掩盖了交易效率低下、没有壁垒的真相。在大数据时代,新零售时代、协作营销时代,以电商的逻辑竞争,医美垂直电商的人货场都无法与阿里、新美大、正进入电商领域的新社交媒体平台抗衡。随着逐步清醒的医院们的敬而远之,以及逐步清醒的消费者们离开,趋势已经产生,医美垂直电商平台很难有所作为。

  当然,这场收割盛宴的始作俑者除了资本,还有医院自己。当初我们项目给医院提供了商业价值,又融不到资,很需要信任和互利的支持,但太多的医院得到了客户和手术,确不愿意付费给我们,或者付了费不愿意配置资源对接,而去跪舔更多融资、更具规模的“免费”医美电商平台,美滋滋的躺赚,这才会造成今日的行业价格杀伐及垄断收割。

  经历过百度,又再经历过新氧们,百度不过让成本增加,而医美电商平台让利润消失,让生态尽毁,让阶段性垄断形成。医院们也该自我反省,否则下次一次,情景依旧。

  最起码,我会想想:我愿不愿意和烧我家房子的人共舞。

  4月18日,多家医药企业开炮,发布告知函,停止给医药电商平台药师帮等各大医药电商平台供货,抗议电商平台扰乱市场,损害行业秩序和利益,我不知道他们能坚持多久。或许,这也只是一场谈判的博弈。过去医美机构曾经和百度博弈过,很快就投降了。

  但我知道,一个没有足够多好医院、好医生、真日记、真数据、高净值用户的医美平台,没有未来。

  面对问题,只有3种选择:接受、改变和离开。

  今天,我选择暂时离开了医美行业,但我很享受成为一个稻草人随时旁观和思考,我曾认为自己可以让它变的美好,成就彼此。这是我曾经奋斗的战场,那些过往的伙伴和经历,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一部分。现在,我对生活有了新的理解、定义和追求,我很享受现在。渐渐尝试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原谅自己,原谅世界,坦然表达和倾听。

  依然是《麦田里的守望者》告诉我:“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小密尔说:真理是会被击败的,甚至会被消灭,我们看到的历史事实都是如此。但是真理会有一个优势,是它会一再被说出来,直到它找到适合它生长的地点。

  随着5月2日新氧的上市,资本又一次赢了、弄虚作假者赢了,在无数人眼皮底下,强奸了整个医美行业,操纵着一个并不符合医美行业的模式完美收官。

  我写这篇抒情评论,还有个重要原因。我需要对曾经相信过我、支持过我、一起奋斗、坚持的投资人、伙伴们、客户和家人,有个逻辑上完整的交代,以表达对他们曾经的勇敢、付出和牺牲的尊重、感恩和歉意。尤其是陪我弹尽粮绝坚持到最后的那些伙伴,尤其有几次清晨醒来,微信上突如其来收到的暖心的问候和彼此感恩。今天随着新氧上市,恰好是个合适的节点。

  因此,我只能尽可能保持客观表达,毕竟我不是第三方评论。引用那句知识行业最正确而又经典的金句,来表达我的态度:我说的,都是错的。本文仅代表我个人今天的观点,不能作为任何投资理财建议,也不能作为任何消费者消费决策指导,更不能作为医美机构营销方式的参考,看客们品读即可,勿轻信也勿盲从。

  我选择接受和离开,但我相信,医美行业的真理必将到来。祝所有爱医美行业的人,且行且珍惜。

分享到:
责任编辑:zsz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