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服务 > 资讯 > 正文

疫情集散地的华南海鲜市场背后:至今未露面的余氏家族和神秘女人赵红

2020-01-29 20:15:43   来源:新浪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  要想吃‘尖板眼’的东西,市内只有华南海鲜市场买得到。一位餐饮行业的业内人士用地道的武汉话说。尖板眼在武汉话中指的是稀奇古怪、与众不同的东西,在好吃佬口中指的是各种野味--野生动物。  
  “要想吃‘尖板眼’的东西,市内只有华南海鲜市场买得到。”一位餐饮行业的业内人士用地道的武汉话说。“尖板眼”在武汉话中指的是稀奇古怪、与众不同的东西,在好吃佬口中指的是各种“野味”--野生动物。

  而这些“尖板眼”的野生动物正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

  1月26日,据新华社报道,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在新型冠状病毒溯源研究中取得阶段性进展,首次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并成功在阳性环境标本中分离病毒,提示该病毒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

  截止1月27日晚上22点,全国已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2854例,死亡81例。境外地区数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已出现在港澳台地区和11个国家。一场全面抗击疫情的战役已经打响。

  回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发源地—华南海鲜市场,背后有一些扑朔迷离、说不清楚的细节:一家海鲜水产市场为什么能卖野生动物?华中地区最大的生鲜市场为何能占据汉口火车站旁边的黄金区位?被查封后幕后老板从未露面,目前藏身何处?在这场疫情面前,华南海鲜市场老板是否该出来担责?

  带着这些疑问,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辗转联系多名知情人士,并查阅公开资料,试图还原华南海鲜市场背后的商业内幕。

  01

  寸土寸金、拆不掉的华南海鲜市场

  “这一次,华南海鲜市场终于要拆了吧,”

  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工作的唐女士说到:“之前一直传闻要拆迁,一直没拆下来,这次发生了这么大事,估计要拆了。” 在被查封前,华南海鲜市场是华中地区最大的海鲜水产批发市场。 据天眼查,工商资料显示,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成立于2005年3月24日,法定代表人余甜,注册资本2000万人民币,目前参保11人,营业期限为2005-03-24至2035-03-20,营业范围包括:市场物业管理、停车场经营;水产品、初级农产品的批发兼零售、食品销售。

  细看地图,就会发现华南海鲜市场位置绝佳。华南海鲜市场位于二环线旁边,公路运输方便。距离汉口火车站不到一千米,开车三分钟不到。

  汉口火车站是武汉的重要交通枢纽,据媒体报道,2019年春运期间,汉口站日均集散量超过14万人次,单日最高达16.42万人次,持续多天排名线网第一名。

  汉口火车站周边商业繁华,商圈密集。附近的住宅均价为2万元左右。

  “随着城市发展,一般这种大型批发市场都搬到远城区郊区去了,很少会有这么大的市场在市中心地段的。” 上述在武汉餐饮行业打拼多年的王先生说到,他开过高级餐厅,曾是华南海鲜市场的常客。

  “这里(海鲜市场)租子(租金)高,但(摊位)还是非常(紧)俏。品种特别全,特别是一些比较高档的鱼,这里很全。而且人流量极大,非常新鲜,吃水产就讲究一个新鲜。”

  “(这里)买东西方便,后面还有一个华南果批,来一次把鱼和青菜都买了。”他还提到的“华南果批”全称为华南果品批发市场,距离海鲜市场直线距离不到900米,与华南海鲜是同一个老板,法定代表人也为余甜。

  “往年春节期间是海鲜市场最火爆的时候,批发价格卖的也挺贵的,但架不住交通方便,而且东西新鲜,很多餐馆在这里备货。” 王先生回忆过去在海鲜市场买年货,人非常多,“冬天能挤出一身汗。” 当问及市场中是否有卖野味,王先生承认市场里货很全,

  “要想吃‘尖板眼’的东西,市内只有华南海鲜市场买得到。”

  他解释,一些价格比较高的野味并不是放在摊位上卖,而是有固定供货渠道,货到了会通知买家过来拿。

  “华南海鲜很大,还分东区和西区,有几家卖野味的位置偏僻,藏在角落里,要不是有熟人带着去,很难找到。”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辗转联系到另一位常年给海鲜市场供货的李老板,“12月初之后都没怎么往那边送货了,后来就封了。”

  出身湖北周边地区,常年给海鲜市场几个大摊位送鱼的李老板,说海鲜市场“生意非常好,租金也涨的很高”。他提到,华南海鲜封掉之后,他就向其他市场送货,“但生意影响挺大的,本来春节是(卖鱼吃鱼的)旺季,现在很多菜市场都被消毒整顿了。”

  在供货商和老顾客眼中“生意兴隆”的华南海鲜,在周边居民眼中是“脏乱差”的罪魁祸首。

  多年以来附近上班的唐女士说:“我们就在海鲜市场附近办公,这么多年我就去过一次,每次走过去都是一股味道。”

  “按理说,华南海鲜和华南果批这两个市场早都该拆了。现在汉口站是武汉的门面,对面就是武汉市公安局的大楼,周边都拆的差不多,但(两个市场)一直没拆下来。” 唐女士介绍,华南海鲜已经在这里十几年了,“零几年的时候,(车站)周边还是挺偏的位置,这里原来都是城中村,挺乱的。”

  02

  持有外国国籍的幕后老板

  “城中村”里崛起的不仅有华南海鲜市场,还有其幕后老板---余祝生。

  《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余甜的父亲名叫余祝生,被当地社会人士尊称为“大哥”。

  余祝生1962年生人,出生在武汉一个城中村,是家中第八个孩子,上面有4个哥哥、3个姐姐,文化程度很低,小学未毕业,早年在建筑行业打拼,2019年10月26日,刚刚与前妻赵红办理离婚证,双方未有共同子女,余甜(女儿)、余其泽(儿子)是余祝生与上一任妻子所生。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从其他渠道联系到一位知情人士,知情人称:“(余祝生)有外国国籍,并且(全家)都不在国内,具体在哪个国家,目前不确定。”

  谈及余祝生,知情人称:“确实是大哥,喜欢赌博,钱多、地多、房多、大气、大方。”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余和当地部分官员“走得很近”,知情人士表示不清楚。

  对于网络上“余甜和官员之子结婚”的传闻,知情人士表示“暂时不能确定。”

  谈及病毒的发源地“华南海鲜市场”,知情人士表示:“火车站位于江汉区,余深耕江汉区很多年,有很多地,至于是否合规,不知道。”目前并未有其他的消息源核实上述消息。

  另一位比较了解该区域的业内人士直言:“要想把一个市场做起来,老板不可能没点手段。”他解释:“原来市场旁边是城中村,市场里面经常有商户扯皮打架,老板可不仅是收租子,还有维持秩序,没有点手段和势力不行。”

  他提到余祝生的家族企业中最核心的企业是—武汉华南置业有限公司,华南置业此前曾被居民举报“强拆”。 至今在天涯论坛上,仍然能看到声讨余祝生对唐家墩城中村区域的“强拆行为”,在2011年的帖子中,发帖人提到唐家墩房价1万左右,但华南(置业)给出拆迁补偿只有1800元。

  “大哥”余祝生背后的女人—赵红也同样厉害。

  公开资料显示,赵红1965年生于湖北武汉,1998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曾为武汉华南置业集团总裁,民主建国会会员、武汉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摄影家协会副秘书长。

  上述知情人称,赵红为余祝生的第二任老婆,华南海鲜曾归她管理经营。

  此前《中国经营报》援引一位余祝生亲属:“赵红早年学过企业管理,曾管理过华南海鲜市场,当时还是很不错的。非典、禽流感时期,每天消毒,一起(传染)都没有发生,这个你可以找工商部门核实。这次事情出来,也有很多人问赵红,实际她早就不管企业了,而且分居十几年,去年离婚的,两个人又没有共同的儿女,她和余祝生都没有联系了。”

  赵红还是一位摄影家,2007年7月曾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心之旅——赵红摄影艺术展”。她的摄影故事甚至登上了两本期刊。艺术类期刊《中国美术馆》在2007年曾刊登《女企业家与她的藏地情结——从“心之旅”看赵红的摄影追求》,一篇《女摄影家的心之旅(英文)》也被刊登在《Women of China(中国妇女杂志英文版)》2007年第10期上。

  03

  余氏家族的商业版图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注意到,这家华中地区规模最大的,集海鲜、冰鲜、水产、干货等为一体的水产批发市场,于2015年进行了大的股权架构调整。

  创业一代向“二代”的权利交接已经完成。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式系统显示,2015年4月1日,原持有华南海鲜市场51.5%股权的大股东余祝生退出股东,变更为余祝生之子余其泽持有51.5%的股份,余祝生之女余甜持有48.5%股权不变,同时余甜接替了父亲余祝生的执行董事、总经理之职。到了2017年3月28日,华南海鲜市场的股权则变为余甜与余其泽平分。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数据显示,这家水产批发市场于2018年1月9日进行了经营范围变更,变更前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只包含市场物业管理、停车场经营,变更后增加了水产品、初级农产品的批发兼零售,以及食品销售。 余家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以“余祝生、余甜、余其泽”为核心成员的余氏家族已经将生意铺到食品、地产、金融等多个领域。

  上述知情人士谈到的“华南置业”是余家的重要根基。华南集团成立于1995年9月18日,注册资本为6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余甜,与其弟余其泽各持股50%,二人同为华南集团的最终受益人,经营范围为“商品混凝土生产销售;建筑材料、金属材料批发兼零售;普通货运(经营期限与许可证核定期限一致)。”

  余甜目前在12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其中包括武汉恬谊房地产租赁有限公司、武汉昇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武汉华南置业有限公司、武汉华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武汉华微物业发展有限公司一共5家地产行业公司。她还在20家公司担任股东,在18家公司担任高管,对34家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

  其弟余其泽目前在3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在12家公司担任股东,在12家公司担任高管,对32家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

  放权后的余祝生目前仅在1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即武汉市华南混凝土供应中心,他曾经任职的7家公司现在的法定代表人均已变更为余甜。

  赵红只在武汉华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厨具酒店用品批发市场分公司担任法人一职,并且该公司已注销。

  记者在查阅工商登记资料时,注意到一个细节,华南海鲜和华南置业的工商资料中的通信地址、电话、和电子邮箱都一模一样。

  而电邮都是一个同一个QQ邮箱,记者按图索骥索搜索该qq号,该账号的头像为神似赵红的一名女子,而个性签名上写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记者试图添加好友,截止发稿前并未通过。

  可是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逝去的81条生命,他们已经等不到“好起来”的那一天。

分享到:
责任编辑:zsz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