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发布白皮书 "泄露"30多年成功的秘密

2019-06-27 22:53:17   来源:新浪科技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  知识产权不应政治化  面对美国的围猎,华为打出了组合拳。  前有舆论战,创始人任正非、华为高管和媒体、科技界开放地进行交流,让全球精英和更广泛的大众了解华为;  后有法律战,华为已经起诉美国法案...
  “知识产权不应政治化”

  面对美国的围猎,华为打出了组合拳。

  前有舆论战,创始人任正非、华为高管和媒体、科技界开放地进行交流,让全球精英和更广泛的大众了解华为;

  后有法律战,华为已经起诉美国法案违宪,并且还提交了简易判决动议。

  同时,时刻保持危机感的华为早早未雨绸缪,从管理到技术,都建立起自己的诺亚方舟。在方舟中,不仅有海思芯片的备胎策略,还有藏在背后的知识产权。

  在方舟这艘航母中,知识产权就像甲板、船桨,给华为提供前进、创新的基础和动力。

  6月27日,华为首次对外阐述知识产权立场,并发布了创新和知识产权白皮书,同时呼吁勿将知识产权问题政治化。

  “如果知识产权沦为政客的工具,将伤害人们对专利保护制度的信心。如果某些政府选择性剥夺一些公司的知识产权,将会摧毁全球创新的根基。”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表示,知识产权是创新的基地,将知识产权问题政治化会威胁全球技术的进步。

  这份白皮书名为《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是创新的必由之路》,详细介绍了华为公司在创新与知识产权方面的细节。

  白皮书指出,截至2018年底,华为累计获得授权专利87805项,其中有11152项是美国专利。自2015年以来,华为获得的知识产权收入累计超过14亿美元。

  除了自身专利外,华为累计对外支付超过60亿美元专利费用于合法使用其他公司的专利,其中近80%支付给美国公司。

  宋柳平指出,“即使有些国家的客户没有直接购买我们的产品,他们事实上也在使用这些核心专利。”

  他也表达了华为在专利使用上的立场:华为不会将其专利组合“武器化”,而将采取开放合作的态度,按照公平合理无歧视原则(FRAND),与各厂商和运营商进行专利许可和授权的讨论。

  宋柳平还说道:“知识产权是受到法律保护的私有财产,华为主张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知识产权纠纷。在华为过去30多年的经营和发展历程中,没有一起案件被法庭认定存在恶意窃取知识产权的行为,华为也没有因此被法庭判决承担赔偿责任。”

  “没有哪家公司可以靠偷窃领先世界”

  而华为举行此次发布会的一个背景是,美国对华为知识产权的发难。

  比如近日,美国国会参议员Marco Rubio提出了一项修正案,以阻止华为通过美国专利法院实施损害。如果该修正案最终获得美国国会通过,华为在美国已经申请的专利将等同于无效。据悉,华为自2017 年至2019 年1 月在美国申请的专利数量高达 3195 件。当然,这一立法很难最终成为法律。

  宋柳平对21Tech在内的媒体回应了上述问题,他表示:“我们不相信Rubio的提案能获得立法的通过。”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我们认为知识产权保护,是美国得以创新发展的重要根基,知识产权是美国宪法所保护的对象。如果这样的法律被通过的话,那对全球的创新会产生毁灭性的影响,所以我们认为这样的法律通过是非常可怕的。”宋柳平表示,如果受到损害,华为会通过法律程序来保护。

  除了修正案时间,有媒体报道称,华为要求美国最大运营商Verizon支付超过230项专利的许可费用,总金额超10亿美元。

  对此,宋柳平提到了三点:

  “第一,实际上华为知识产权不是激进的政策,不会武器化,不会收高额的许可费,是定价合理的许可费。

  第二,实际上专利许可对于通信行业工业标准来说,是很正常普遍的,所有的公司都在交叉许可,设备商、芯片商、运营商都是这么做的。包括中国企业、欧洲企业、美国企业,企业相互许可是一直持续的活动,不是现在才开始的。

  第三,我们和Verizon是正常业务中的具体谈判,不意味着华为从现在开始改变什么东西,这是个持续的过程,我们和利益相关方都会进行谈判。关于任总提到的专利收费,我们会去实行权利,履行相关义务,我们有相关知识产权收入,但华为是产品销售为主的公司,不是知识产权公司。”

  他也再次重申,华为的知识产权的政策是防御性的,不是进攻性的,所以华为不会把知识产权武器化。

  采访中有记者提及华为与T-Mobile之间的过往判决:华为被指窃取T-Mobile美国公司用于测试智能手机的技术。2017年,美国当地法院陪审团裁定华为违反与网络运营商的合同后,判罚华为赔偿T-Mobile 480万美元。

  宋柳平表示,从来没有法院判决华为主观恶意盗窃知识产权,并且支付赔偿。“过去与T-Mobile的480万是指合同违约,不是恶意盗窃知识产权。知识产权的纠纷和诉讼,所有全球化公司都会面临这些诉讼,这是应该由法律进行判决,而不是政治化。”

  此外,他还透露,华为和高通的谈判也在进行中。

  宋柳平总结道,华为没有一次产品成功、没有一项关键技术与华为过去经历的所谓商业机密侵权指控有关。他表示,没有哪家公司可以靠偷窃领先世界。

  事实上,知识产权诉讼也是整个全球化过程的一部分,全球化企业应该习惯打官司。华为也在通过法律解决问题,去适应世界的规则。

  而在国内,许多人并不了解诉讼文化,会觉得不好的事情才打官司,其实诉讼吸引了舆论关注,是对公共注意力资源的整合,因为公众对于对抗式的事情天然有关注度。优秀的企业也在专利战、相互交叉授权中,让大众更好地认知品牌,并进一步奠定自己的产业地位。

  白皮书的秘密:

  华为30多年是怎么成功的?

  如果要寻找华为成功的秘密,白皮书里的数据或许能告诉你原因。

  宋柳平就谈道,华为的崛起靠的是长期的研发投入,崛起起源于8万研发人员的汗水。

  华为知识产权部部长丁建新就说道:“我们持续的创新就是基石,去年研发投了150亿美元,这意味着我们投入了将近15%的营收在研发上。在过去十年中,华为总共投入了730亿美元。”

  同时,华为不仅推出了成功的产品,还有很多授权专利。2018年,华为在美国当年获得的专利周全数量排名为第16位,在欧洲专利局当年专利授权数量排名第二位。

  他谈道,3G时代华为还是新来者,为了满足欧洲成本低、能耗低、环保的需求,创新出分布式基站,并以此打开了欧洲市场的大门。“这个基站能够把基带单元和射频单元分开来,使得客户安装起来非常便捷。占地面积很小,成本耗电量都可以降低。通过这个产品,华为被欧洲客户所接受,一步一步成功。”

  几年后4G到来,华为又通过SingleRan的解决方案,融合了2G\3G\4G的通信制式,是基站架构演进的成功案例。

  至于5G,华为在10年前就已经投入研发,可谓十年磨一剑。

  丁建新表示,2009年华为投入6亿美元启动5G技术和标准研究,2016年后又继续投资了14亿美元,截至2018年底,华为总共在5G发展上投入了20亿美元,超过了美国和欧洲主要设备供应商5G研发的总和。而2019年开始,华为每年还将继续在5G上投入10亿、甚至20亿美元。

  根据专利分析厂商IPLytics 统计,截至2019年6月,5GSEP专利最新排行榜上,华为的5GSEP专利数高达2160个,数量上远高于其他厂商。第二名的诺基亚5GSEP专利为1516个,第三名则是ZTE中兴公司,1424个。之后依次是LG电子、三星、爱立信、高通、夏普、英特尔、中国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OPPO。

  这些背后有2012实验室的研发支持。比如2012的无线实验室,未来6G可能会来来自于此;玻普实验室研究光通信;诺亚方舟实验室,负责人工智能研究;网络技术实验室,研究数据通信领域的下一代的关键技术。

  同时,丁建新表示,和第三方合作时,华为是通过交叉许可,或付费许可来实现专利许可的共享使用,“华为是第一家和西方公司签订专利许可协议的公司,2001年的时候,就和不同的公司,北电、爱立信、运营商等等签订协议。尤其是在手机方面,数据卡方面,我们也和苹果三星签订了协议。”

  结语:人才、人才、还是人才!

  根据华为提供的数据,华为现在有700多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有15000人左右从事基础研究,他们的工作是找到未来长期的解决方案,每年华为在这方面投入30亿到50亿美元的经费。

  华为如今5G技术上处于第一梯队,也得益于人才的储备。例如,2009年初,著名的设备供应商北电破产的时候,华为就将北电当时的无线通信大牛童文、朱培英等纳入麾下,由他们牵头5G技术、标准的研发。之后,童文成为华为5G首席科学家、华为Fellow。

  也正是华为对研发的重视、人才的积累,为华为带来了创新,而美国此番如此打击中国ICT产业,也是为了抢夺科技人才。

  今天,华为在心声社区上发布了任正非最新的一次讲话,他再次强调人才问题。他说道:“今年我们将从全世界招进20-30名天才少年,明年我们还想从世界范围招进200-300名。这些天才少年就像’泥鳅’一样,钻活我们的组织,激活我们的队伍。”

  他还表示,未来3-5年,相信华为公司会焕然一新,全部“换枪换炮”,一定要打赢这场“战争”。靠什么?靠的就是人才。

  再来回顾一下此前任正非接受采访时说的一段话,来作为结尾:

  “我讲两个故事,二战时的德国和日本。德国因为不投降,最后被炸得片瓦未存,除了雅尔塔会议留下准备开会,其余地方全被炸成平地。日本也受到了强烈轰炸,如果不投降,美军也要全部炸平,最终日本采取了妥协的方法,保留天皇,日本投降,没有被完全摧毁,但是大量的工业基础被摧毁了。当时有一个著名的口号“什么都没有了,只要人还在,就可以重整雄风”,没多少年德国就振兴了,所有房子都修复得跟过去一样。日本的经济也快速恢复,得益于他们的人才、得益于他们的教育、得益于他们的基础,这点是最主要的。所有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的是“人”,人的素质、人的技能、人的信心很重要。”

分享到:
责任编辑:zsz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